蔚來100kWh電池將於12月交付 產能是最大挑戰

蔚來100kWh電池將於12月交付 產能是最大挑戰

(原標題: 蔚來100kWh電池將於12月交付 電池產能是最大挑戰 )


證監會:全面啓動上市公司治理專項行動

繼8月推出電池租用服務BaaS(即Battery as a Service)後,蔚來汽車又推出了100kWh的電池,於11月7日開始接受預定。

老撾的世界遺產 神祕的石缸平原

“100kWh電池發佈後,蔚來汽車此前推出的BaaS模式將正式形成系統閉環。在該商業模式下,蔚來汽車將正式完成車電分離,實現可充、可換、可升級的目標。”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表示。


3品牌召回超5萬輛 金牛座單款車佔96.67%


江西勇闖四道“關口”力保“國家糧”

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圖片來源:企業供圖)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搭載100kWh電池的ES8就已出現在工信部公佈的第三十六批免徵車輛購置稅的新能源汽車車型目錄中,NEDC續航爲500公里。“100kWh電池推出後,蔚來汽車旗下車型將全面進入600公里續航時代。”李斌說。


泓樂穀物粉被查出維生素A不合格 品牌已多次登黑榜

按照蔚來的計劃,100kWh電池將分批次向蔚來汽車新老用戶推行,最快將於12月開啓交付。


猿輔導在線教育宣佈完成22億美元融資,投後估值155億美元

產能是最大挑戰

據蔚來汽車電池系統助理副總裁曾士哲介紹,蔚來汽車100kWh電池系統在開發過程中和合作夥伴申請了300多項專利,能量密度提升37%。

“這是蔚來汽車與寧德時代深度合作開發的一款電池,搭載了寧德時代最新的CTP技術,即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羣提到的‘只冒煙不着火’的新型電芯。”蔚來汽車聯合創始人、總裁秦力洪表示。

儘管蔚來汽車在電池安全方面加大了新技術投入,但李斌仍舊持保守態度。“凡事均有概率,電池起火的安全事故,從設計到電池大數據監控以及電池運營等整個質量體系,是需要綜合來看的。不僅如此,用戶用車所處的場景也是複雜的,與實驗室不一樣。即使電池採用了無熱蔓延的安全設計,也只能說蔚來汽車把電池起火的概率降到非常低的水平。”李斌說。

圖片來源:蔚來汽車官網

對於100kWh電池的選裝及升級,李斌介紹稱,新購車用戶可以預定搭載100kWh電池的車型,而現有70kWh電池用戶可選擇以靈活升級或永久買斷的方式升級至100kWh電池。靈活升級方案中,70kWh電池用戶按月靈活升級100kWh電池,每月支付880元;按年靈活升級100kWh電池,每年支付7980元。


廣西梧州大山深處飛出茶“鳳凰” 千年六堡茶成致富黃金葉

根據蔚來汽車發佈的預定及交付時間表,蔚來100kWh電池最快將於下個月開始交付,且只針對新車選裝和永久升級用戶開放。而按年靈活升級的用戶則需等到2021年2月開始預定,2021年7月實現交付;按月升級的用戶需等到2021年4月開始預定。

在李斌看來,影響100kWh電池升級全系方案推行的最大難題是產能。“100kWh電池是全新產品,將於11月下旬開始生產,產能爬坡還需要時間,如何提升該產品的產能是公司當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李斌說。

江淮蔚來工廠11月中下旬開始雙班生產

事實上,“車電分離”、“電池租用”、“可充可換可升級”是蔚來汽車於2015年設定的15字目標。“蔚來整個產品和服務體系都是圍繞這15個字去設計的。”李斌表示。

截至目前,蔚來汽車已在全國佈局158座換電站,累計爲用戶提供超118萬次換電服務。“我們希望明年能實現一天建設一座二代換電站,全年新增300座換電站。”秦力洪說。


“不差錢”的農夫山泉爲何要上市?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李星 攝

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10月,蔚來汽車已累計交付約3.14萬輛新車,同比增長111.4%。其中,10月,蔚來汽車交付新車5055輛,同比增長100%,實現自今年3月以來連續第8個月同比增長。這也是蔚來月度交付量首次突破5000輛。

10月29日,蔚來汽車提前兩天宣佈江淮蔚來工廠單月生產第5000輛新車下線。這意味着,江淮蔚來工廠的現有單月產能已超過5000輛。據秦力洪介紹,截至目前,江淮蔚來工廠最初設定的單班年產能6萬輛左右的目標已實現。

北青報:“綠色存摺”激發垃圾分類內動力

在今年7月舉辦的成都車展上,李斌曾透露稱,江淮蔚來工廠正在進行產能升級,最晚至今年9月產能將提升25%,月產能達到5000輛。除現有三款車型外,蔚來汽車旗下第四款量產車型也將於江淮蔚來工廠投產。

10月全國CPI漲幅再創新低 豬肉價格19個月來同比首降

按照規劃,江淮蔚來工廠年產能爲10萬輛。“從本月中下旬開始,工廠將開始雙班生產模式。”秦力洪認爲,江淮蔚來工廠還有很多潛力等待挖掘,蔚來汽車要做的是把潛力用好,從而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一碗蒼朮飲,一夏都安康

李斌認爲,江淮蔚來工廠產能除受自身生產能力限制外,還受到供應鏈企業生產進度的影響。“產能爬升是個非常複雜的過程,我們會穩步來提升產能。”李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