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c1h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狂兵 愛下-第4883章 他身邊有女人就行!看書-he0mx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与此同时,在亚特兰蒂斯家族,宿醉的罗莎琳德这才悠悠醒转。
睡了十好几个小时,小姑奶奶这也算是让自己狠狠地放松了一回。
揉着惺忪的睡眼,罗莎琳德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露出了惊心动魄的曲线,整个人都流露出来了浓浓的慵懒味道。
“咦?我的衣服怎么好好的?”
罗莎琳德没想到,自己被苏锐送回来之后,居然穿戴整齐地躺在了床上!
这个禽兽、不,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小姑奶奶的俏脸之上涌现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神情,随后抓起枕头,狠狠地蹂躏了一番,似乎这样才能让她解气。
…………
此时,凯斯帝林已经坐在了他的办公室里。
从今天起,这个房间便正式更名为——族长办公室。
虽然门口没有挂这种字样的牌子,但这已经是所有人默认的事实了。
凯斯帝林也完全可以使用柯蒂斯留下的那一间超豪华的办公室——即便那办公室长年空着,但也是亚特兰蒂斯家族至高权力的象征。
可是,新任族长却拒绝了。
也不知道凯斯帝林现在对爷爷到底怀着怎样的感情。
也许,他不想碰到任何和上一代族长有关的东西,也许,他是在千方百计的避免自己成为下一个柯蒂斯。
“帝林。”这时候,凯斯帝林办公室的门被直接推开了,一个金色的身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正是罗莎琳德。
“有什么事吗?”凯斯帝林把名字签在一份文件的下面,这才抬起头来。
他已经穿上了族长专属的绣着火焰的金袍,整个人的气势看起来和之前也很不一样了。
一种王者之气,已经隐隐地从凯斯帝林的身体深处散发出来了。
“阿波罗呢?”罗莎琳德气冲冲地问道。
彼年錯愛 陌小伊
“走了。”凯斯帝林看着罗莎琳德的样子,显然直接就猜到了小姑奶奶要干什么,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但是,他以后还会回来的。”
凯斯帝林最近很少笑,但是,现在,当他决定放下心灵深处的桎梏之后,所发自内心的笑容,也能够让人感觉到很舒心。
罗莎琳德稍稍愣了一下,随后沉默了几秒钟,才说道:“很久没见你这么笑了。”
其实,小姑奶奶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完全体现出她是个纯粹的亚特兰蒂斯主义者,以往和凯斯帝林兄妹不对付,也更多的都是基于整个家族利益的考量。
至于双方之间的个人恩怨,其实是几乎没有的。罗莎琳德虽然经常在高层会议上怼凯斯帝林,但双方之间并不会因为这
样的举动而影响到对彼此人品的评价。
凯斯帝林微笑着点了点头,这笑容之中并没有任何的苦涩之意,他说道:“都过去了,不是吗?”
“你能表现出这样的状态,对整个家族来说是再好不过了。”罗莎琳德说着,又绕了回来:“只是,我想知道的是,阿波罗为什么就这么离开?”
“他对你做了些什么,让你这么生气?”凯斯帝林微笑着问道。
“正是因为他什么都没对我做,我才会那么生气!”罗莎琳德回答,俏脸之上仍旧都是不爽。
年轻的族长已经笑的趴在了桌子上。
愛上單細胞男人
戰王獨寵:殺手王妃千千歲
这是凯斯帝林这些天来最轻松也最开心的一次了。
这种状态,真的很长时间都没有在他的身上出现过了。
见此,罗莎琳德更加不爽了,彪悍地说道:“看到阿波罗没碰你姑奶奶,你就那么开心?”
凯斯帝林很直接的承认了:“嗯,现在看来,歌思琳在这方面还有赶上你的机会。”
罗莎琳德在原地跺了跺脚,双手叉着腰:“我真是被你们兄妹两个给气得牙痒痒!”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
我的幽靈前夫 棠莞庭
“正好,罗莎琳德,我有事情要找你。”
正是首席科学家,塔伯斯。
“要和我谈一谈关于传承之血,还是要谈谈乔伊?”罗莎琳德问道,小姑奶奶此时说话的时候,还显得有些气鼓鼓的。
“主要是谈谈阿波罗。”塔伯斯说道:“阿波罗在哪里?我还想和他也聊聊这方面的东西的。”
“他已经离开了,不知道去哪里了。”罗莎琳德更加不爽地说道。
食髓知味的小姑奶奶,还想要和苏锐继续交流一番关于传承之血的使用方法呢。毕竟,在这条路上,他们都是两眼一抹黑,不多“探寻”几次怎么能行呢?
“这就有点麻烦了。”塔伯斯对凯斯帝林示意了一下,便把罗莎琳德单独叫了出来,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说道:“你的身体桎梏被阿波罗给解开了,但是,那属于传承之血的力量进入了苏锐体内,是吗?”
塔伯斯并没有询问这一股力量是怎么进去苏锐身体的,毕竟,从事这方面的科研工作多年,他肯定能了解一些。
“是的……但是,具体是不是‘血’进去的,我不清楚。”
罗莎琳德咳嗽了两声,她毕竟也是初尝那种滋味儿,现在回想起来倒是没啥,可要是当着塔伯斯的面来复述一遍的话,还是会挺不好意思的。
当然,对于那极有可能是“传承之血”的东西,罗莎琳德事后还“尝”了一下……味道可不咋样。
“传承之血只是一种很笼统的
说法,这指的是你这种基因突变体质所独有的提升潜力。”塔伯斯说道:“但是,阿波罗帮助你打开了身体的桎梏,他自己却可能会因此而承受一定的风险。”
“承受风险?”罗莎琳德的美眸之中立刻涌出了担忧,似乎先前对苏锐的不爽已经全部烟消云散了:“那究竟该怎么才能解除他的风险呢?”
“毕竟,阿波罗不是亚特兰蒂斯的家族成员,没有这家族里天生的黄金天赋,他能接住你这传承之血的原血,已经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若是换做别人,现在可能已经爆体而亡了。”塔伯斯摇了摇头:“阿波罗离开得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跟他解释这些。”
“爆体而亡?”罗莎琳德彻底不淡定了:“他可千万不能死!”
“当然,阿波罗不会,我说的这种极端例子是指的普通人。”塔伯斯说道:“当然,那些普通人也不可能打开你体内的‘枷锁’,阿波罗能打开,足以说明他……”
足以说明他的能力相当可以。
不过,这后面半句话,塔伯斯却是咽回去了,毕竟他比罗莎琳德年长很多,说这些话题还不太合适。
然而,罗莎琳德在这方面可没有半点忸怩,她直接顺口把话接了出来:“嗯,他在这方面确实很强。”
那时候,在地下一层的监狱里,哪怕大敌当前,罗莎琳德也体会到了一种以前从来不曾感受到的愉悦。
那是一种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极致放松。
“咳咳……”塔伯斯听了之后,也咳嗽了两声。
罗莎琳德说起话来确实是挺彪悍的,这个也真的是没办法。
“如果阿波罗现在身边有女人的话,那么这个情况应该就会很轻松的搞定,也不会再给他造成生命危险。”停顿了一下,塔伯斯又说道:“当然,以阿波罗的体质,这本身或许也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可能会让他感觉到不太舒服罢了。”
“只要他身边有女人就行?”罗莎琳德挑了挑眉毛,问道。
塔伯斯见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随后说道:“如果实在找不到女人,身边有男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罗莎琳德便直接给苏锐打了个电话。
…………
看到罗莎琳德的来电,苏锐本能地紧张了一下,他生怕对方追究“衣冠整齐的在床上醒来”的事情,没想到在电话接通之后,罗莎琳德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句:“你身边有女人吗?”
盛寵邪妃
苏锐听了,点了点头,下意识地看了军师一眼:“女人倒是有一个……”
“好的,那没事了。”
罗莎琳德说完,竟然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