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7dg精品都市言情 數風流人物 起點-戊字卷 第一百三十四節 可有良策?展示-4oa6x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冯紫英有些疑惑。
贾琏无疑看到了一些什么,比如看到了司棋和莺儿替自己送手炉和汤婆子来,但是他又提到三妹妹,自然就是指探春,这却是怎么一回事儿?
见冯紫英一脸疑惑,贾琏还以为冯紫英在自己眼前演戏,笑着摇头:“二妹妹的心意我早就知道,只是薛家妹妹和三妹妹你可要悠着点儿,别去乱招惹,弄出事儿来,别坏了两家交情。”
冯紫英一时间还不好回答这个问题,眼珠子一转,故作矜持状,“琏二哥说笑了,司棋的确来送了暖炉与我,不过是姐妹们的关心,……”
農門貴女:小小地主婆 蘇子青
“装,还在我面前装。”贾琏和冯紫英已经很熟稔了,话语里也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二妹妹这边我说了可以想办法,老爷的性子你比我更清楚,死要钱,那孙绍祖这段时间好像有些忙事儿去了,没怎么来我们府里,老爷也在骂骂咧咧,我估摸着看样子又有些变化,说不不定就能有机会,……”
冯紫英挠头,这贾琏看来是一门心思要把这迎春“推销”给自己,要当自己便宜舅子。
他的心思冯紫英自然也明白一些,海通银庄声势越发大了,段喜贵已经去了大同,顺利的讲海通银庄大同号开设了起来,那边因为有冯段两家的根基,所以十分顺利,效果也非常好。
广州号有些延误,但开年之后段喜贵就要奔赴广州,那里是重中之重,直接面向南洋的海贸银两的流通性很大,而且也辐射到了整个岭南乃至湖广,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可能段喜贵都要坐镇广州那边。
这也就意味着扬州号将会长期无人主舵,贾琏估计现在也在犹豫究竟去不去扬州,京师这边他也日益熟悉,但是却和贾府这边的关系越来越疏淡,扬州那边还有一匹瘦马等着他,这家伙在这方面也好像是一个拿得起放不下的,尤其是那女子有了身孕,所以也一直在踌躇不决。
心有千千結 瓊瑤
但无论去哪里,贾琏都希望得到自己的鼎力支持。
贾琏这一点还是很不错的,有自知之明,知晓自己是个守成之才,所以只要上路了的活计,他都基本能应对处理好,但要开拓,尤其是在陌生的地方和领域去开拓,就欠缺了一点儿,有自己的支持,这海通银庄的京师号也好,扬州号也好,大掌柜他都能稳稳当当地做下去,如果有迎春给自己当妾这层关系羁绊,那就更稳当了。
“不说二妹妹的事情了,先看一看吧。”冯紫英假作沉吟,“薛家妹妹那边儿不过是因为大观楼生意的事儿,去年收益不错,兼之也帮着把薛文龙管束着,所以薛家婶婶和妹妹都有些感激罢了。”
魔獸之狂亂貴公子 無能的王
“那最好,薛家现在虽然没落了,但底子还在,薛家妹妹现在未曾许配人家,但是以她的人才,要寻个好人家还是可以的,只是莫要指望太高就是。”贾琏也不笨,看得出冯紫英对薛宝钗印象颇好,“薛家妹妹怕是不能做妾的。”
“琏二哥,我何曾有这个意思?”冯紫英打了个哈哈,“薛家妹妹当然不可能做妾。”
“那三妹妹也和二妹妹不一样,我家老爷和二老爷也是性子不一样,……”贾琏有些羞愧,嘟囔着,“二老爷的性子,……”
冯紫英抬起目光,贾琏瞪了对方一眼:“昨儿个我先看着司棋抱着暖炉往这边走,就说过来找你说说话,看见侍书那丫头捧着暖炉过来,还没走到,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又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一看,才看着莺儿那丫头给你送汤婆子呢,难怪侍书忙不迭地躲了,……”
冯紫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后边还有人给自己送暖炉,却是探春,只不过宝钗安排莺儿先来,就把探春这一出给岔掉了。
銀魂神威唯唯不諾
最消难受美人恩,冯紫英一时间也有些感慨。
冯紫英到岸边的时候,船上的一众姑娘们也都见到了。
却见冯紫英雄姿英发,谈笑自若地和贾赦、贾政、贾珍一干府里的长辈寒暄说话,无论是黛玉还是宝钗抑或湘云和其他三春都是目光如被磁石一般牢牢吸引了过去。
元春一样也看到了对方,心旌微动,昨晚的种种如流水般汩汩而过。
这是一个极其冷静理智却又具有十分敏锐细致观察力和判断力的男人,以前还有点儿把这个家伙当作小弟弟的感觉,但是昨晚之后,元春已经再无复有这种看法,自己那等哀求之下,对方依然能保持着定力和理性,毫无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冲动和血性。
这也让元春有些疑惑,都说此子好色,但如此理性冷静的性子岂是区区女色能魅惑的?
轻轻摇了摇头,元春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紧挨着自己母亲的黛玉,若是这丫头是自己嫡亲妹妹就好了,这样也就能牢牢把那个家伙绑在贾家一起了,但一个表妹就远了一层,而三丫头却又是庶女,难以作大妇,这也让元春很是扼腕懊恼。
不过终归还是达到了部分目的,让这个家伙首肯愿意为贾家尽一份心思了,待一会儿还得要和他好好再谈一谈。
“娘娘请站稳,开船了。”
旁边儿内侍的呼唤声把元春从沉思中唤醒,“唔,开船了。”
随着兰舟轻发,岸上的一干男人们也都沿着石径前行,一路行来,这花草烂漫,桥闸巍峻,山石嶙峋,林木葱茏,设计规划也是颇有新意,错落有致,跌宕起伏,使得远看是一景,近看又是一状,很有点儿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感觉。
比起那一日宝玉引着自己一游,众人簇拥而行,又是一番滋味。
一行人沿着溪沟前行,一直到大主山下,却见兰舟早已经在折带朱栏板桥处停下,一干女眷们早已经跟随着贵妃娘娘上了山。
说是山,其实也就是一处土丘,上面也修了一座小院,外有一座小山门,进入便是一处极其雅致的院落,尚未命名。
冯紫英一行人走到山下,便看着女眷们也都游览而归,却没见贵妃娘娘的踪影。
最后才得知贵妃娘娘只留了几个姑娘们在山上,其余人尽皆下来,另外招宝玉和冯紫英二人上山。
宝玉固然是满脸喜悦,而冯紫英内心却想总归是要逼着自己拿出一个方略来,管你长期的还是临时的,总得要给贾府指条路,但这路能行不能行,却还真不好说。
过山门,却见巍峨耸立一处建筑,这却是上次宝玉带冯紫英来未曾走过的,沿着白玉栏杆辗转而上,之间玉台堆砌,朱楼碧瓦,飞檐挑角,几个风铃迎风而鸣。
冯紫英和宝玉走上玉台时,看见元春正和几女闲谈,这大概也是她出宫之后最愉悦的一段时间,看着元春笑语如珠,修眉轻舒,眼眸间满是笑意,冯紫英也忍不住叹息,毕竟也还只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孩子,换在前世,没准儿也就是一个大三大四的女学生,但现在她却要扛起整个家族上千人的命运。
冯紫英和宝玉一出现,元春和几女都是安静了下来,旁边的女官也都迎上来,简单问了两句,还是元春主动招呼,冯紫英和宝玉才过去见礼。
阳光罩在宽敞的玉台上,扶着栏杆便可俯瞰整个大观园,这里本就是整个园子的最高点,大主山虽然不高,但是也有二三十米,加上几乎有两层楼高的主院。
“铿哥儿,这一处院子尚未命名,久闻你有急智,可否为此院定名?”元春看着冯紫英朱唇微绽,含笑而问。
这等情形下似乎也别无选择,冯紫英只能环顾四周,院子两边木秀林苍,簇拥着唯一一处平地建起的院落,冯紫英也不客气:“启禀娘娘,便唤作凸碧山庄如何?”
冷魅殿下欺上野蠻公 韓伊兮
元春眼眸一亮,微微颔首,“果然名不虚传啊,难怪皇上都说小冯修撰不屑于诗文小道,却醉心于时政大道去了。”
“娘娘过誉了。”冯紫英对剽窃黛玉的命名毫无羞意,不过也觉得还是该给其他人一个机会,“倒是诸位妹妹们和宝玉也在这里,他们在诗文上的造诣只怕都远胜于我,不如就请娘娘下谕,让他们就在这庄院一观山下美景,各自赋诗词一首如何?”
元春美眸流盼,芙蓉玉面在冬日阳光下更是由一种惊心动魄宛若云霞般的华美,看了一眼冯紫英,便欣然点头,倒是引来周围一干女孩子们和宝玉的嬉笑声。
“各位妹妹和宝玉便去庄院四周好好看一看,这边儿备好笔墨,到时候各自写好,便誊录下来,我也好带回宫中好生品鉴。”
待到元春发话,一干女孩子们和宝玉便四散而去,只剩下旁边两名女官和抱琴以及元春和冯紫英。
这个时候元春才在抱琴的扶持下往栏杆远处而行,一边曼声道:“铿哥儿,不如你来介绍一下这山下的情况。”
没得娘娘的话语,两名女官也都是远远站着,冯紫英只能陪着前行,这玉台却是占地不小,走出去十丈之外放到边缘。
那抱琴却假意要去殿中拿凳椅,只剩下冯紫英和元春。
“一夜苦思,难为铿哥儿了,可有良策?”元春目光注视着远方,小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