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vgu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起點-第205章-f3ttp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众人来到了海边。
虽然这附近并不是海水浴场,但还是有些星星点点的人影。
“哥哥没有事情吗?”小金说。
“什么?”
“那个摔倒的时候没有碰到头吗?”
“没事情,我只要右手没事情就行了。”
“真是可怕的考虑方式。”
“说起来那什么来着,有什么腱消炎。”林潇说。
他在回去的时候在医院说。
“完全好了、。他若无其事的说。
‘卖漫画,在怎么说都是这样。’
‘痊愈没有希望,除了巧妙的适应痛苦就灭有别的办法了。’
“巧妙的,具体怎么做哦。”小金说。
“不知道。”
‘’这不是完全不行。’
“他就是这样的人。”林潇说。
兵魂回檔 寒冬九月
就算向前而行,但却完全不动脑子。
“要你管啊。”
“说起来,你不是要拍电影,在这里带着好吗。”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拍啊。”林潇说。
“到底在做什么。”
“倒是你没事情吧,不是去哪儿了吗?”
林潇话一说出欧,他都不表情就很难看。
“我老姐回来了,正要去接她。”
“姐姐回来了?”
“哦?”
‘将屋顶钥匙给啊的结界。
“一点都不想见到她,能不能飞机摔了她一个人死亡。”
“那怎么可能啊。”
“哥哥就那么讨厌姐姐回来。”小金说。
‘嗯,十分讨厌。’
这么低落的他还真是少见。
“喂,小金。”林潇说。
他小声说道。
“怎么了。”
“他的姐姐很糟糕吗?”
抗日之鐵血征程 大頭風
“怎么可能,虽然确实有点,不十分奇怪,但是个温柔的人。”
‘就算是哥哥,我觉得也不是真的讨厌’
“看书ITA的样子。”
‘如果真的讨厌就不会用姐姐的名字当笔名了。’
‘哥哥会进入音羽,大概也是额街机的影响。’
“因为姐姐是音羽的毕业生。”
虽然觉得不太聪明的他会入音乐不可思议。
皇室老公專寵迷糊小心肝
“是在闹别扭吧。”林潇说。
“虽然是这种态度,但说不定实际上是很尊重姐姐的。”
“虽然能成为战斗力,反而更麻烦。”
‘早点去不好吗,哥哥。’
‘也不可以逃避,要是迟到了的话,才免不了要死。’
小金用戏弄的语气说,露出了笑容。
确实小了。
“也是呢。”
“真没办法,投降好了。”
他来到小金面前,直直盯着她。
“你膝盖怎么样。”
虽然有着乖僻的样子,脸色和声音都好不温柔,但也确实可以感觉到他真心的担心着她。
“那个。”
“早就好了,都现在了说什么呢你。”
她还是完全不坦率。
十世轉生 南方玫瑰
脸蛋奥鸿,分明是被的耐心和你高兴,但是撞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是吗,早就好了吗。’
突然她眼神尖锐起来。
“那就过来和我说一下,我可米有空去找你。”
他说。
“因为。”
“什么时候U盾哦行,偶尔来吧,见到妹妹的脸,当哥哥会高兴。”
他露出微笑。
“可爱的妹妹更好。”
“哥哥。”小金说。
小金用尽全身力量,勉强平静心情。
“对了,林潇,你少来哦。”
“真多废话啊。”
这么说着,离啊离开了。
阳光洒在海绵反射弧复杂的光芒。
看着在温和美丽的大海背景中站着的小金,林潇却完全失去了想要拍下去的心情。”
不想用尽头,而是想要用自已的眼睛清楚的看着现在的小金。
因为这就是所谓喜欢一个人的心情。
“小金。”林潇说。
对着这样的她,自已该说什么呢。
‘前辈。’小金说。
“嗯?”林潇说。
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虽然小小的却无比温柔。
“带我走。”小金说。
“什么?”
‘带我到,随便什么没有人的地方。’
用几乎消失的生意你说到自已还在考虑这句话的意义。
但是却已经行动了起来。
如果可以也不想来这种地方。
说起来没有人的地方,除非了这里灭有其他地方了。
总觉得附近很凉快了。
“预期是说凉快不如说让人觉得恶寒。”
‘意外的很逗笑’
‘这叫天真。’
‘脸皮真厚。’
不是很精神吗。
小金噗嗤一笑,这个地方一如既往如时间停止一般死寂。
但可能是小金在身边吧。
之前的恐怖没有感觉到。
可能是紧握的手让人安心。
“前辈。”小金说。
“嗯?”林潇说。
“以前说过,我和千寻和妹妹来往电子邮件吧。”小金说。
“林潇无言的点头。
追击你想要写的东西都让我头痛。
“都写了什么”
‘雨宫优子的坏话。’
“妹妹不认识她吧”
“虽然不认识没有关系,写的尽量有趣奇怪就行了。”
虽然不明白其中意义,但是小金一定是这样。
对昂邮件有点兴趣。,
“那个女人好像在等人。”
‘’她说了那种话。”
只是一个人孤单的瞪着,白痴吗”
“虽然是个白痴,但是好厉害。”
“好厉害”
‘一直一个人孤独的思念着,怎么可能做到什么。’
“那种事情你不也。”林潇说。
小金请轻轻摇头。
“不是的。”小金说。
“什么?”林潇说。
“我呢前辈。”小金说。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坚强的人呢。”
“小金突然说道。
她突然离自已很近,像是要包容意义昂。
离拉近距离才发现小金要哭了。
“我一点都不坚强。”
“大概比谁都软弱,所以不这样碰着谁都无法安心,从很久以前就这样。”
“刚出生的时候有阿千寻子啊就无所谓IE,虽然性格不同,但是有着对方没有的东西,我们才有强烈的羁绊。”
‘’虽然偶尔会吵架,但是在一起玩,在同一个被我睡觉,很续费。
遇到哥哥就喜欢上了她。”
“哥哥和千寻还有我,磉人在一起的时光是最欲哭啊,对我来说是五颗替换的。”
‘’虽然生活不一致这样,但是千寻为什么会遇到那种事。”
庶女毒後
“小金。”林潇说。
她到此承受着什么样的悲伤,这个身体到底背负着什么。
“不过那个时候还有哥哥子啊,所以我才可以坚持下去。”
林潇说。
“回想起来,我一直都依存着生活,不管是哥哥,也对千寻,我是姐姐真是没有怜悯啊。”
‘所以孤独的时候,伽摩同看到不知道如何是好。’
‘受伤了,失去各种各样的东西心如同空壳。’
“不知道为何,开始讯号可以替代的东西,能够让我忘记痛苦的东西。”
青春人生本無名
‘我自已也明白,之所以会对天真无暇靠近我的消息温柔,只是我想要同她来代替千寻。’
‘’无法一直追求无法得到的东西,所以才会欺骗自已。
‘’但是只有小汐并不够,我的心依然支部前。
这个时候你在我面前出现了,林潇。“
听到了心脏跳动声音。”
“我直接看过来的目光具备有压倒性的力量。”
“可以拥有那种眼神真是羡慕拥有强烈一直的前辈。”
‘这个人的话,这个一直向前方冲锋的人说不定可以带着我停止的心走下去吧。’小金说。
“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无论如何,都无法斩断对别人的依赖。”
“我如果稍微坚强的话,就会去追求真正想要的,也可以说是放弃。”
‘正因为坚强才可以放弃,而就是软弱,才会一直被束缚。’
这是什么东西被这段。
在这个废物,过去一点带能能岁。
所以才想要去充实自已的心想要让谁在自已身边,无论是什么都无所谓IE。
“分明自已什么都做不到,真是自私。”
“很过分对吧,分明是不可以做的事情、”
“不得不道歉呢。”
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所以林潇毫无迷茫的踏出一步。
‘分明没有人恨你,为什么要道歉。’
林潇靠近小金,看着她被悲伤遮盖的脸蛋。
“你从心底追求谁就好了。”
“我的心情是假的。”
‘虽然只是举例子你的妹妹和小溪不同,如果你认为小溪可爱,这份心情就是真的。’
‘真麻烦,我是笨蛋,不用简单的说法我不懂。’
林潇深深叹了口气,说这些都无所谓IE,只要有喜欢的心情就好。
“那么这个心情就是。”
‘就算对于林潇你的这份心情,只是想要埋葬自已的伽摩。
已经不想着抱着这种不会有结果的心情,为此才华和你在一起,你这样也可以?’小金说。
“如果是你伽摩的话,我想要消除你的伽摩。”林潇说。
“而且也不是谁都可以,是因为觉得我无法改变心情。”
“我很高兴,你选择了欧文,你的心情朝着我不是吗?”
“可以依赖我。”
小金轻轻的点头。
“因为你在这里啊,在我的身边。”小金说。
“有点明白,又有点不太明白,小金还真是说了有趣的话。”林潇说。
“笨蛋少在这种时候开玩笑。”小金说。
不该是少女的力量拍打了自已。
“果然你还是生气要好。”
“是说了不要戏弄了。”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伤心。”林潇说。
在体育馆看到她,忍受着悲伤的样子,不想在继续看到了。
“我到现在看到哥哥的脸,心情依然会摇摆不定。”
‘无论入额无法完全消除对哥哥的思念。’
‘无所谓。’
不过现在需要一个奇迹。
“我想要给你一个改变的机会。”
“你已经改变了,因为已经走出去了不是吗?”
‘我也想要改变呢。’小金说。
“和柚子见面聊天,决定在要开始奔跑的时候,想要和你一起奔跑,不是别人而是前辈。”
“因为你告诉我一直垂头丧气的话,什么都不会有的。”
‘谢谢你小金。’
林潇上前抱住了她。
“改变我吧,林潇前辈。”
小金说。
已经崩坏的过去,都遗忘了比较好。
悲伤总会平复,只要有了新方向。
而小金也正是如此吧。
她为了我昂及痛苦忘记过去的悲伤而选择了自已。
而自已也只有回应她的心意。
吃过晚饭以后回到了家里。
真是麻烦分明是考试的时候一团糟糕。
大家都在考试结束庆祝,或者在到处玩玩。
考试结束并不意味着从考试中解放。
实际上是暑假了,不可以携带。
总感觉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词汇。
比起这个,倒是消极你的话语在耳边环绕。
无法忘记哥哥吗。
那算什么啊。
怒火一下愁上心头。
会这么生气也没办法。
末世英雄 影憶風殤
是第一次被少女拒绝。
不是别人,而是被小金拒绝让人愤愤不平。
为什么自已无法抓住小金的心。
分明决定要击碎她的过去。可是连解救她的心都不行。
不是已经知道哦啊吗。
不管怎么样,决不放弃。
决一胜负还没开始。
第二天。
“我来了。”林潇说。
“等一下,难道你就这么不屑一顾,赶走好友吗。”
“是好友就别来妨碍我工作啊。”他说。
“真是的。”
“我也没有办法啊。”林潇说。
“这个地方,在他立卡学院以后组合起来过一次。
“哇怒气那灭有改变,你这个房间。”
“你是战成半夜来这里品头论足。”
“我没有那种功夫。”
林潇捡起来一张纸。
“烟火大会的传单。”
“每年都会在这个城市搞的那个活动。
“倒是你也欧资格去看这个。”
‘小白不知道从哪儿招来的。’
应该是想要一起去看,他还是不明白。
但是轮不到自已来忠告。
“这个是慰劳。”林潇说。
“谢了”
一边说着一边收下慰劳品。
自已也是适但还早了个地方坐下。
“这是什么?”
“营养饮料因为不清楚,就买了。”
“喝了这东西脑浆都要爆了。”
“说起来,小白没有来。、”
“你不是今天考试,小白要去开庆祝会。”
“怎么了。”
‘庆祝会什么的,大体上绝对有人,让她去玩好吗。’
‘你真无聊。’
他开了一瓶营养饮料灌了起来。
“这饮料很不出。”
‘就算是小白也会偶尔想玩一下,知道那个家伙其中考试的尘几十第一啊。’
‘这个我知道。’
‘那可是如同发疯一样学习系哦啊白。’
她以前好像能量过生,但是最近无论如何都要全力投球。
轻轻摇晃着饮料瓶,他笑着说。
“为此原因能量补给的幅度上升了。”
死亡侵襲
差点以为她只是单纯能吃。
“小白她啊还是没有找到质疑该做的事情。”
为了找到自已的想做的事情,才温柔
。所以才会为自已现在能做的事情竭尽全力。
“她来照顾我,最近不是交了小金和小溪学习。”
“偶尔转换一下心情,她也会受不了。”
“和你一起出去玩的计划?”
“到暑假子啊说,而且不是只是和我,和其他人也很重要。”
‘昂家伙一直都没有朋友。’
“你真是容易被女人诱惑的类型。”
看着这个家伙,果然和系哦啊金说有相似。
她只是向着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