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第六百六十五章 鳳翼九連環熱推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朋友,你疯魔了!”
上官铭摇头轻叹,一摆折扇,似颇为惋惜。
话虽如此,可其挥动折扇之际,自有一股无形风暴凭空而现,好似蕴藏着难以言说的玄妙力量。
饶是陆川这一刀已然全力以赴,拥有莫测威能,却依旧劈了个空。
不错,确实是劈空了!
在陆川感知之中,自己这一刀好似失去了着力点,刀尖所及之处,一切好似化作了虚无,又似没入了重重扭曲的空间,无法触及任何实体。
“这是什么神异玄通,亦或者特殊规则之力?”
陆川心头一跳,惊诧不已,却也没有因此慌乱,手中神锋一卷,刀招瞬间变化,身形已是化作无数残影。
云龙九现,陆川自创的刀法绝招之一!
刹那间,数十道有如实质的身影,人刀合一,将上官铭所在包围,可所有的刀尖所指,无不是其周身要害所在。
“哎!”
上官铭微微摇头,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手中折扇再次轻挥。
一如之前,陆川的刀招,完全落了空。
陆川神色微沉,知道自己遇上对手了,这还是自成就神藏人仙以来,所遇到的第一个,能够与他在修为相若的情况下,令他倍感棘手的对手。
不同于丰灵秋、阿萝等巅峰神藏或半步灵寂,上官铭的修为也是如此,与陆川相若。
可单论自身实力,还有掌握的神异玄通,都似乎处于自身的极限。
隐隐中,陆川甚至能清晰感受到,上官铭身上,有着让自己异常忌惮的力量波动。
若无意外,这位上官铭,必然有着重创,乃至斩杀陆川的实力。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陆川却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毕竟,上官铭本身来历不凡,其父乃是人族四大圣尊雷泽天策中的上官策。
陆川也从不认为,自己能够越阶战斗,便是同阶无敌。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比一山高,这是常识,亦是陆川能够活到现在的人生信条之一。
但这却不代表,陆川拿对方没办法,亦或者威胁不到对方。
诚然,上官铭有重创乃至杀伤陆川的实力,反之亦然。
莫看上官铭现在应对的轻松,那是在此前激战中,他看到了太多陆川施展的手段。
无论是诸法不加身,亦或是道影逆轮,还是脚下方寸,就连雷之规则,陆川都没有保留的施展出来。
落在这等天骄人杰眼中,只要有了准备,自身实力又不差,应对起来,自然不会太难。
但通过交手,陆川同样察觉到了对方的异样。
虽然事起仓促,可上官铭对于陆川隐藏的手段,同样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法门。
“能够避让,亦或者规避攻击的特殊神异玄通或规则之力吗?”
陆川冷冷一晒,脚下轻点间,身形飘忽不定,虚实相间,有若重影,气息也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不知道,能否规避的了,我的规则之力?”
虽然现在动用自己的本命规则之力,有些冒然,但陆川已经顾不得太多了。
上官铭的出现,说明那些隐藏的灵寂大修士,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真要等这些强者动手,他怕是连最后一线生机都要失去。
“嗯?”
上官铭剑眉微蹙,眸中异色微闪,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陆川的异样,心下谨慎的同时,却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毕竟,他的传承,乃是得自其父,圣中至尊的上官策。
而上官家本身便是万载世家,传承久远,虽没有洞天大能坐镇,却有自家的洞天福地。
也正因此,上官铭年纪轻轻便已是半步灵寂。
对于常人而言,千难万难,近乎九死一生的烧身业火,生死寂灭,上官铭不说轻轻松松,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却也不会有太大风险。
区别在于,可以从中获取多大,或者更多的好处而已。
所以,面对气息变幻不定,不知施展了何种秘术的陆川,上官铭虽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甚至暗暗准备动用护身异宝,却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在上官铭眼中,陆川实力或许不凡,甚至不弱于自己,可到底不过是野路子出身而已。
除了走狗屎运弄到手的炼狱塔,陆川不可能有能够威胁到自己的方面。
甚至于,基于某种隐秘,上官铭比寻常人,甚至是灵寂大修士知道的更多。
有关于这件洞天灵宝,远非常人所想,只是一件洞天灵宝,而是关乎一件极大的隐秘。
所以,玄雷山脉外,渊泽圣尊现身,却连正眼看都没有,任由陆川将之带走。
真以为,圣中至尊不缺洞天灵宝吗?
即便是位列雷泽天策之一的上官铭,也不过是因为上官家传承渊源,才有一件洞天灵宝傍身而已。
哪怕如此,外界才有传言,这位不过是君级大修士,却仗着洞天灵宝,成了圣中至尊。
圣中至尊可不是人中至圣!
总而言之,上官铭虽将陆川作为对手,也就仅仅这一阶段而已。
但当陆川的攻击来临,上官铭才发现,自己不仅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甚至错的离谱。
一刀凌空,锋芒慑魂,遍体生寒之际,上官铭故技重施,以自身绝学应对,却没有如此前一百,轻描淡写的将之破去。
铮!
但听一声铮鸣,刀锋已是临身,令上官铭心头一寒,似有切肤之痛,就连神魂都为之失神刹那。
好在,他也是修为雄浑,基础更是牢固,对于这一类夺魂慑魄的力量,拥有极强的抵抗力。
不仅如此,在此前做出的准备,一件护身异宝,也在遭受异常影响的刹那展开,化作一层蒙蒙毫光,护住了周身和心神。
嗤啦!
但即便如此,也只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锋芒,品阶不凡的宝衣,却也被刀气划破,隐隐可见一道细微的血痕,出现在肩头。
“原来如此!”
陆川冷冷盯着面色有些阴沉的上官铭,不屑道,“难怪你敢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词,不过是仗着一件防御异宝和特殊的规则之力,能够规避攻击罢了。”
“哼,大言不惭!”
上官铭面色颇为不好看,却也没有因此失去理智,轻吸口气,已是摒去杂念,恢复如常,淡淡道,“你很不错,可惜入了魔道!”
“是啊,所以才有了你这种斩妖除魔的正义之士!”
陆川冷冷一晒,好似丝毫没有将上官铭这位圣中至尊的传承者看在眼里。
“激将法,小道尔,对我没用!”
上官铭剑眉微扬,俊脸古井无波,右手一摆折扇于胸前,淡漠道,“你出了三招,也接我一招——凤翼九连环!”
唳!
话音未落,一声清丽鸣啸划破苍穹,上官铭气息一涨再涨,背后赫然涌现一道银白凤凰虚影,振翅傲啸于虚无之中。
看似不过是虚影,却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恐怖威压,仿若君临天下,威震八荒,万灵俯首!
“这就是上官家这等世家传承中,用以克制妖煞的秘术神通吗?”
陆川眸中魂火微凝,浑身都好似灼热难耐,不仅仅是不化骨,承受着难以言说,凭空而来的炙烤,就连神魂似乎都承受着莫名的燥热。
虽然早就听闻,这些世家之中,传承有克制妖煞的秘术,而且将之融入了传承之中,成为世家赖以生存的绝学秘术,威能不凡,却也没想到,竟有如此威能。
在这一刻,陆川隐隐感觉到,四方空间已经完全被封闭,即便是炼狱塔,都受到了莫大影响。
固然有圣仓城大阵封禁空间的缘故,可上官铭那秘术施展时,却好似将这一影响放大数倍,乃至数十倍。
这就是极为了不起,乃至惊人的力量了!
可以想见,若是配合特殊的阵法,真要是还能将其它威能放大,再辅以这等秘术的话,别说同阶无敌,即便是越阶斩敌,也不在话下。
这一刻,陆川也深切认识到,其父上官策,为何能够名列人族四大圣中至尊之一。
但看上官铭的表现,待其成长起来,即便不如其父,也多半是一尊君级大修士,而且是其中拔尖的存在,未必不能成就圣中至尊。
现在想这些太远,当务之急,是如何摆脱此劫。
呖!
不等陆川多想,那银白凤凰虚影振翅翱翔,似要冲天而起,上官铭已是手握折扇,向陆川遥遥一点。
刹那间,其手腕上出现了一道金色流光,其上隐有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萦绕游走,端的是玄妙无双,又透着难以言说的伟岸力量。
嗡!
几乎在同时,凤凰虚影没入其中,化作一道金白色圆环,透出了重重残影,好似将整座天地笼罩在内,一击贯穿,直取陆川所在。
“虽然很不想露出这副样子,但你这样的对手,值得我放手一战!”
陆川轻摇脖颈,嘎巴作响间,身形陡然暴涨,竟是须臾化作数丈高下的巨型白骨。
不仅如此,白玉般的骨架上跟上出现了道道诡异符文,还有狰狞倒刺。
尤其可怖的是,其背后还有一双完全由骨骼组成的骨翅!
这才是不化骨的真正形态!
也是陆川舍弃血肉之后,第一次显露出的真形。
嗡!
金环降临,虚空陷落,陆川所成不化骨上出现了道道裂纹,却是不退反进,冲霄而起,自金环中心硬生生冲天而起,直取上官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