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嶽州紀事》-人生浪潮起伏沉浮鑒賞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最近,薛韵诗突然很烦躁,自从提拔为省图书馆副馆长后,经常出差参加全国各种研讨会、图书协会活动非常繁多,过去那份悠闲自在的时光不再复返。
优美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人生浪潮起伏沉浮相伴
宁致远调笑道,你不是说我和仁熙哥当领导威风自在都嘛,现在深陷其中才知其中之苦了吧!薛韵诗躺在京都一家星级宾馆床上,愁眉苦脸地说,哎,早知道就不该当这个官,还是副的。宁致远嘻嘻笑着说,正的更累,你没听说过吗?穿衣要穿布的,吃菜要吃素的,当官要当副的,没有绝对的压力,所以更为轻松些的。
薛韵诗悠悠地说,老公,我想你了,每周我们三人在一起,我才觉得是最幸福最快乐的事情,其他都是浮云!宁致远感慨地说,是啊,我们的努力和辛苦,是为了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天伦之乐,对吧?薛韵诗嗯了一声,突然说,嫣然成绩特别好呢,呵呵,老师经常给我打电话,让下次家长会让我去介绍一下经验。宁致远开怀大笑,说,孩子随我哈,成绩蛮好。薛韵诗切了一声,娇嗔地说,除了长相像你,哪点像你啦?宁致远哈哈大笑,心里十分愉悦。
两人煲了近一个小时电话,才依依不舍地挂上电话。
宁致远见许芸在办公室外面候着,喊了声,进来吧。许芸笑嘻嘻走进来说,又在给嫂子秀恩爱啊?宁致远笑了笑,问,找我什么事情呢?许芸笑着说,肯定是好事,不然我只能给你打电话。宁致远哦了一声,急声说,快说来听听。许芸坐在班前椅上,正色道,我们在全省筛选了七家专门从事李子种植、加工、销售的知名果品企业,通过近期谈判,有意向的有四家,最后达成一致意见的有两家,但目前全镇李子产量只能满足一家企业,主动权在我们手里了!
宁致远大喜,高兴之中不忘叮嘱, 首先我们承诺给足政策,做到我们能做到的;其次是一定要选有长远发展目标的、有实力且意愿强烈的企业,这点你和晓平把握,当然,你们也要与县招商局一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许芸笑着说,明白,功劳是大家的,咯咯!宁致远心里欣慰,语气柔和地说,丫头,许凡不在家,你抽空要多回家陪孩子哈。许芸理理额头的刘海,抿嘴道,你还知道我有孩子啊?晓得啦,啰嗦!像个老太婆!
宁致远嘿嘿笑一声,面对这个丫头,始终让人疼,拿她没有办法。许芸将身子挺了挺,正色道,您带队亲自去两家企业考察一次?他回道,做方案可以是我带队,到时候看我的时间安排,我能去尽量去,不能去你们就自行去,不能等,招商机会从来都是稍纵即逝的,这个方面你是行家,我就不多说了,反正就一条,只要核心条款符合我们的底线,其他都可以谈的。许芸说,好,只要您授权,我们就放开手脚干!
宁致远装着生气瞪了她一眼,说,一个女子家,一天把“干”挂在嘴边,成何体统?!许芸脸一下子红起来,站起来说,你就是岳州的鸭子——嘴壳子硬,我是乡干部,我怕谁,有本事来啊?宁致远稳住笑,严肃地说,给你说就听到记到心上!许芸斜了他一眼,用风衣裹了裹刚结束哺乳期的澎湃,踩着高跟鞋啪啪地离去。
待身影消失,宁致远随即露出笑容,摇摇头,嘴里喃喃道,这疯丫头!真心不错的呢!自己也不知道不错的是人,还是工作能力。
突然想起胡古月的事情,他拿出手机,打通说,芸芸,古月哥来找你们没呢?许芸笑着说,找啦,他想来投资种柑橘,我们正在找地方,柑橘种植要求比较高,差不多在二台土以下的耕地,我有点不情愿呢。宁致远嗯了一声,说,耕地红线不能碰,要保证粮食生产,能合作就合作吧,不能合作说清楚,毕竟是一起长大的。许芸感动地说,谢谢哥支持和理解。宁致远嘱咐道,干部就是要有情怀和底线,对的!
周一下午,春日暖阳。城西乡吴家坝村梨花开,春风一过,雪花白的梨花瓣纷纷扬扬,轻轻飘向田间盛开的粉黄色油菜花海。宁致远穿行其中,犹如犹如走进一幅丘陵野坝春光画图中。
他拿出手机,不时转换角度,拍下眼前美景,在家里微信群中不停地上传。孟霏紧随身后,欣喜地吟诵,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宁致远心里一动,转身说,小孟,来,我给你拍一张!孟霏喜滋滋地说,那就麻烦您了。
拍完照,宁致远正把照片传过去的时候,忽然微信里李响头像闪动,点开一看,寥寥几个字:岳州县长有变。
宁致远惊呆了,张云堂不就是挨个处分吗,不至于调整吧?!赶紧打电话过去,询问是怎么回事。李响隐晦地说道,本人主动提出的,失去了在县区成长的期望,准备调省级部门。挂上电话,宁致远突然觉得,其实张云堂挺不错的。
回到县政F办公室,宁致远坐在张云堂办公室,两人默默地抽着烟。半晌,宁致远轻声问道,云堂兄,多舍不得你走呢,由您领导着很是惬意啊。张云堂苦笑一声,摁灭烟蒂,缓声道,致远啊,我也只比你大三个月,但我没有你有基层经验,这是事实,还是心月主任说的是啊,我更适合去省级机关工作,所以,我主动请求去省发改委,还是继续待到老领导身边的好!
宁致远轻声问,很快了吧?张云堂点点头,心月主任亲自找了绍宁书记,也得到了省委组织部的支持,昨天市委组织部长王耀海已经找我谈话了,要求我站好最后一班岗,哎,我可算轻松了。宁致远叹息说,您这一走,不知谁来,我又得重新适应新领导风格了呢!
张云堂哈哈笑起来,说,谁来领导你都得听你的,不听就会出问题,我就是吃了亏,所以啊,致远,我对你最大的认可就是人品好,我也是这么跟耀海部长这么说的。宁致远轻声道,谢谢您的认可,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吧,大家共事,将心比心,惟愿我们都好,别出什么乱子,否则会影响岳州事业的。
张云堂感慨地说,是啊,前几届都是这么的,我也一直告诫自己千万别重蹈覆辙,很庆幸,我们俩都做到了,我今儿离去,纯粹是个人选择,与班子无关,所以,临走之前,有这么几个事情给你交待一下,也算上叮嘱或者期望吧!一是岳州最大的问题是底子薄、发展不快、发展不充分,加快发展是最大的任务,要充分解决好财政资金与发展的矛盾问题,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需要长期努力;二是你要致力持续搞好乡村振兴,京都连续四年发出1号文件,这是个重要的政策方向,据我了解,不久的将来,脱贫攻坚行动将席卷全国,我们先把农村搞好了,这个任务也就轻松了许多,或者奠定了一定基础;三是招商引资发展产业,这条路永远是最重要的,这几年我一直力不从心,没做好,希望你和其他同志以后能做得更好一些,虽然招商引资成本很高,但不要怕,只要挺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四是,岳州干部有问题,作风不严不实,有些人根本不适合一些重要岗位,我也因此差点被向佐华绑架,现在想来,很是后悔也很后怕,哎,致远,这些难题,是需要大智慧、大魄力,久久为功,需要一个人至少十年持续推进,岳州才有大变样的希望!
宁致远眼眶湿润了,颤声道,云堂兄,您说到我的心坎上了,我有很多次离开岳州的机会,但我都留下来了,因为我是岳州人,家乡没建设好,心里痛啊!张云堂叹息说,可惜干部回避政策,你是不能做岳州主官的,除非有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场合说了特别的话,否则,你的痛将是永远的痛,只有把期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两人足足聊到天黑,烟蒂堆满了烟灰缸。这次长谈,对于宁致远来讲,影响是深远的,也是一辈子的!让他更加认识到了留在岳州工作的重要意义,甚至永远只能任副职也心甘情愿,只要能一手一脚参与岳州发展,此生也无憾了!
一周后,长宁市委常委会议决定,岳州县委副书记、县长张云堂调任市供销社主任。
当天晚上,岳州召开县委常委会议,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周涟漪亲临会议宣布市委决定,同时明确由县委书记乔晓阳负责政F工作,其他领导班子职责分工不变。
散会后,周涟漪在会客厅单独约见了宁致远。她说,致远,市委组织部长王耀海同志特别叮嘱,虽然没有明确你主政F工作,但希望你抓好政F日常运转工作,换届不到三个月时间,一定要确保岳州大局稳定。宁致远凝重地说,替我谢谢王部长,我定当全力以赴。然后小声问,不明确我主持工作,是不是没安排我留任岳州而是去其他地方?周涟漪含笑说,这是组织纪律,我不能告诉你,但可以明确的是,这是保护你。宁致远不解,满眼疑惑。
周涟漪站起来,说,我只能说到这里,一定要稳住,明白吗?宁致远无奈地站起来送行,说,好吧,我问响哥。周涟漪眉毛一挑,严肃地说,他也不知道,你不要到处打听,更不要到处找人打招呼,绍宁书记态度十分明确,凡是跑官要官的一律不予使用!
宁致远吐吐舌头,看着周涟漪走出会客厅,与乔晓阳一并向办公大楼外走去。
根据过去一段时间经历,他准确地研判,周涟漪这句话,应该尤为深意,自己职务很可能调整,甚至可能越过县委副书记率先有所进步,至于哪里去,市委应该还没明朗,所以,避开了矛盾的聚焦,或者是避开了竞争的针对性!
想到这里,他忽然明白,一定有重要推手在默默的帮助自己,虽然现在还不清楚,但根据自己所拥有的人脉来看,曲悠然、兰心月、罗婉静甚至戴看兰都有可能,其中,曲悠然的可能性最大。
夜深十分,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月色在路灯的辉映下,显得更外皎洁。宁致远在思考,人生走向,有时候真不是靠自己努力就可以把握的,我们的命运,总是在繁繁复复的世间不可预知的浪潮中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