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 txt-586 虛弱的城主展示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阴差阳错之下,我居然误入了城主府,还闯进了左丘城主的卧室里。更让我吃惊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左丘城主不仅猜出了我的身份,还坦诚地告诉我:他的阴功修为已然尽失,被迫躲在房间里等死!
震惊之余,我也顾不上考虑自己目前的尴尬处境,便一直追问左丘城主他为何会落到如此地步?
左丘茂明叹了一口气,向我娓娓道来:“我本来早在三十年前就阴寿已尽,只不过是靠了多年来修炼的延寿秘术才一直勉强延长寿命。但二十年前那次泽潮,眼看左丘城就要陷落,我不得已出手打跑了巨怪,却使得自己元气大伤,修为锐减,此后就只能一直闭关休养,但依然抵不住衰退的势头。”
“这样的情况持续时间长了,就难免会被人察觉,引发各种猜疑。特别是,当我无法再出面亲自处理城内的日常事务时,就只能全权交给两位副城主殷发和冷元魁去打理。久而久之,这样的权力真空自然会助长他们的权力欲望。”
“殷发和冷元魁趁着我闭关的时候大肆收买人心,争权夺利,早几年前我作为城主的大部分权力就已经被他们俩联手起来架空,只有碰到一些他们处理不了的大事或者两者互相之间意见不统一爆发争执的时候才会来询问我的意见。”
精彩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線上看-586 虛弱的城主閲讀
“我对此心知肚明,却已经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去阻止他们。因为只要我一公开露面,他们就能看出我身体上的虚弱来,那样的话恐怕我会死得更快!所以,我就只能继续躲在这个黑暗的卧室里避不见人。即使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殷发和冷元魁也只被允许隔着门口向我请示,这样我才勉强保留了一点尊严。”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 起點-586 虛弱的城主分享
“原来外界的传言居然都是真的。”我听了左丘茂明的诉苦,不由得心想:“这种高层的隐秘之事就连左丘城内的普通城民都传得有鼻子有眼,可见实际情况已经多么糟糕。看来,左丘城主这些年过得也着实不易呀!”
左丘茂明一下子说了这许多话,呼吸竟有些跟不上了,只得缓了缓气息,然后才接着讲述道:“即使如此,这种境况也维持不了多久。我对外面事务的掌控能力越来越弱,城主府里的心腹侍卫都被逐个调离,就连服侍我多年的内侍小祝子也出了‘意外’,说是在练功时走火入魔,全身筋脉断绝而死!”
我不禁嗤笑一声,质疑道:“这种死法也太少见了,尤其是对于一名内侍来说。”
“哼哼,你也这么认为是吧!”左丘茂明冷哼道,“小祝子虽然修为不高,但他的阴功是我教的,扎实得很,怎么可能会突然走火入魔而死?这其实是他们试探我的最后一步,如果我大发雷霆,就说明我的身体还行,但如果我不闻不问,他们就可以下决心动手除掉我了!”
“那后来你是怎么应付过去的?”
左丘茂明苦笑道:“我用尽了残存的最后一点阴力,在府内来了个狮子吼,整整骂了十分钟,几乎把每个人都臭骂了一遍。所以,他们最后一次被吓住了,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没人敢再接近我的房间。”
“也就是说,假如这种试探再来一次的话,你可能连唬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没错!现在的我莫说狮子吼,哪怕说话声音大一点,都感觉十分费劲!咳咳咳!”
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说法,连续说了这么多话的左丘茂明表现得有些接不上气来,捂住自己的嘴清咳了几声。
但我还是不敢完全放下戒心,又问道:“小祝子死后,你的日常起居由谁来服侍?刚才门外那位小林子又是从哪来的,他不是你的心腹吗?”
“小林子也是我的内侍之一,原来就跟着小祝子一起服侍我。但我知道他是殷发派来的人,就一直不准他进我的房间,送饭送水送批文都只准他送到门口,然后我再自己开门去取。”
“唉!”左丘茂明再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颓然道:“就算是这样,我估计也瞒不了多久了。尤其最近一年来,殷发和冷元魁几乎天天来烦我,互相攻讦,都想在我死之前独揽大权,树立威信,抢得先机。”
“就拿参加反港同盟一事来说吧,殷发主张谈判,玩远交近攻那一套,不希望左丘城过多地参与进去。而冷元魁却态度强硬,有意讨好地府,强烈要求我同意他派出大军去阻击你们。为此,他自己还牵头组建了一支新军,叫什么‘鬼卫队’,全部由鬼修构成。”
我听他提到了冥港,便更来了兴趣,忙追问道:“那你是如何做决定的?”
左丘茂明冷笑,反问道:“我还能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要不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俩意见相左,也不会跑来问我,其实都是想说服我支持他们,从而借用我的名义压过对方一头。因此,我便各给了两人一个台阶下,先是答应了殷发的谈判计划,后又答应了冷元魁的强硬出兵计划。”
“只是可笑啊!最后这两个人居然都在你那儿占不到任何便宜,先后灰溜溜地回来了,反被我抓住机会训斥了一番,继续加剧他们之间的矛盾,也给我自己争取多一点生存空间。”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586 虛弱的城主看書
“原来如此!”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左丘城在出兵参加反港同盟的态度上反反复复,前后不一。并不是因为左丘城主的想法变了,而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在殷发和冷元魁之间摇摆,任由其二人互相争斗。冥港说白了只不过是这两人为了争权夺利、掌控军权的一个由头罢了!
“好了,我的话差不多都说完了。”左丘城主十分严肃地看着我,问道:“现在我再次问你,我的底细你都了解了,你打算要怎么处置我?”
左丘茂明与我此前并不相识,更无交情可言,但他此时的境遇却让我禁不住泛起同情之心。他告诉了我这么多高层内幕,无非也是想我能对他有所帮助吧。
“唉,堂堂左丘城一城之主,曾经万人敬仰、威慑四方、说一不二,就连这座城都是以你的名字命名的,没想到到老了竟沦落到这般地步!真是令人叹惜!”我感叹道,“不论你我是敌是友,我此刻自然不能再对你出手。如何可以的话,我也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善意。”
“什么善意?”
“我此次跟随冥港使团前来,本意就是希望左丘城能与冥港和解,并签订和约。以后,阴间第一大阴城,便可以与阴间第一大联盟正常交往,开展商贸往来,互惠互利……”
“不用说了!”还未等我把话说完,左丘茂明就打断了我,“什么和约,什么商贸往来,这些对于我这个等死之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我刚才也跟你说过的,我命不久矣!就算我同意你的提议,殷发和冷元魁也不会轻易同意的。他们现在就等着我死了之后争抢我的位子,而我闭门不出就是为了隐瞒身体状况,否则早就着了他们的毒手。”
“总之一句话,我不亲自出面,你们这个和谈就肯定没戏。但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一出面就是找死,和谈照样也是没戏!”
说完这几句话,或许是因为情绪有些激动,左丘茂明又开始咳嗽起来。他弯下腰,用手捂住嘴巴持续地咳,越咳越厉害,背部剧烈地抖动,显得非常痛苦。待到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左丘茂明才重新坐直了身体,却伸出手来摊开掌心给我看,上面沾着一滩猩红。
“这是最近才出现的症状,或许是绝症,又或许只是肺部发炎。但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足以使我致命了!”左丘茂明冲我苦笑道,面露凄苦之色。
我沉默了片刻,才颇有些迟疑地问他:“要不要我想办法找人来给你医治,又或者偷偷带你出去看医生?”
“不用了,我的问题已经不是药石之力所能解决的了!”
“那我还有什么能帮你的?”
“也许有吧。”
“请讲!”
“我之所以愿意告诉你这些内幕,其实是有另外一个目的的。”
“什么目的?”
“我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哪怕今天就死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但我死之前还有个心愿未了,说不定你能帮我个忙,完成我最后一个遗愿。”
“嗯……你先说说是个什么样的遗愿?”
我突然又有些警惕起来。左丘茂明虽说现在修为尽失,身体健康也不行了,但他仅凭权谋、智慧就能把殷发和冷元魁耍地团团转。这一点从我进门后两个人的对话中也可以看出来,自始至终谈话的重点和节奏都被他牢牢把控,我的思路总是不由自主地被他的话题所吸引。
假如说,他从一开始就是在给我设套,那么很可能现在就是引诱我往里面跳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