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第1116章 銅令(二更)相伴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泄气有何用?”冷露哼一声:“依太上皇的脾气,泄气只是一时的,很快就会再次斗志昂扬。”
“这一次不同了。”李澄空摇摇头笑道:“他先前斗志昂扬是因为有所恃,现在底气尽去,还拿什么拼?朝堂里支撑他的大臣们,还是诛神卫?”
“教主,我总觉得不甘心。”冷露道。
叶秋轻声道:“算了,他其实是知道我们死不了,所以才要杀我们的,所以从根本来说,并没有真杀我们之意。”
“这还不算杀?师——姐——!”冷露不满。
叶秋道:“听教主的。”
冷露斜睨一眼李澄空,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她现在不是从前,已经没有那般拘谨,在李澄空跟前敢于表达自己的情绪。
毕竟是当了数年的圣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李澄空也是念情之人,不会因为一点儿小事而怀恨在心,斤斤计较。
李澄空笑道:“放心吧,这一次之后,太上皇会让你们省心很多的。”
“总之,教主,我是不甘心的。”冷露道。
叶秋白她一眼。
李澄空道:“好好,我会想办法弥补的,……是因为没有机会施展你们的青莲剑诀?”
“不是。”冷露忙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笔趣-第1116章 銅令(二更)熱推
李澄空笑了。
冷露被他笑得不好意思。
李澄空知道自己猜中了,无奈的摇摇头:“真是小孩子脾气,放心吧,青莲剑诀有机会施展的。”
“教主,为何不让我们痛痛快快打一场呢,总是缩着手,太不痛快了。”冷露不满的道。
如果在从前,她能不动手就不动手,现在则不同,好不容易练就的青莲剑诀,到了能用的时候偏偏不准用,这让她心痒难耐。
李澄空道:“诛神卫都是不寻常的高手,而且忠心耿耿,很难得。”
“教主是怕我们杀了诛神卫?”
“青莲剑诀的火候还没到,还要练一练的。”
“……是。”
“那便是了。”
“教主,其实你是担心我们不敌诛神卫吧?”叶秋道:“而不是担心我们杀了诛神卫。”
李澄空笑而不语。
冷露恍然大悟。
凭她对李澄空的了解,直接让自己两人离开,不与诛神卫交手,恐怕不是怜惜诛神卫,而是怕不敌诛神卫。
“教主,诛神卫这般可怕?”冷露道。
李澄空沉吟。
“教主,难道跟我们还不能说实话?”冷露不满的嗔道。
叶秋轻轻点头:“就是,跟我们何必说好听的,有什么说什么便是,我们受得住!”
李澄空叹一口气道:“诛神卫能成为大云皇帝的底牌,可没那么简单,不仅仅修为高绝。”
“难道我们真敌不过诛神卫?”
“如果真拼杀起来,他们能杀得了你们。”李澄空缓缓道:“太上皇能如愿以偿。”
冷露蹙眉。
她很不服气的,但也知道李澄空绝不会骗自己,虽然先前已经说了一次谎。
李澄空道:“他们有奇术,能同归于尽,到时候你们想逃都逃不掉,所以……”
“明白了。”两人慢慢点头。
冷露叹道:“终究还是苦功不够啊。”
叶秋道:“确实是苦功不够。”
她们两个的条件再好不过,有李澄空指点,还有青莲宫那般神妙之地,练起功来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现在修炼了青莲剑诀,原本以为已经能纵横天下,自保有余,不必再让李澄空保护。
可没想到,刚刚练到小成,便屡受挫折,这便是天意在激励她们奋进。
“教主,诛神卫真那么可怕?”
“他们修为高绝,练有奇功,还不畏死亡,”李澄空摇头:“这些特点单独一项拿出来并不可怕,集于一身则很危险,对你们有致命之险。”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超腦太監 愛下-第1116章 銅令(二更)
“那我们要避开他们?”
“最好是避开。”李澄空皱眉道:“难道你们没感应到危险?”
“没有。”叶秋与冷露皆摇头。
李澄空若有所思:“看来他们身怀遮蔽天机之妙诀,或者是宝物。”
她们感应敏锐异常,都没能感应到危险,换了旁人,更别说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父皇,你找我?”宋玉筝来到清颐宫,进到大殿,看到大殿内孤独坐着的宋石寒。
他头发披散着,衣衫散开,一反平时的严谨与一丝不乱,双眼布满血丝。
“父皇?”
“别叫我父皇!”宋石寒忽然断喝。
宋玉筝不在意他的大喝,平静的问:“那叫什么?”
“叫我老不死的!”
“父皇受什么刺激了?”宋玉筝笑道:“是被女人背叛了?”
“嘿。”宋石寒发出一声冷笑。
“父皇是觉得没有女人能背叛得了你,你的女人都是服服帖帖的吧?”
“你想说什么?!”宋石寒冷冷道:“我要说大事,而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男女之事就是小事?”宋玉筝摇摇头:“我却不这般认为。”
“有什么大事?”
“好吧,父皇要说什么大事?”宋玉筝道:“有谁刺激了父皇你?”
“你说呢?”
“我家夫婿?”
“哼!”
“澄空他怎么得罪你啦?是因为他彻底破坏了你的美梦吧?”
“原来你知道!”
“他跟我说过此事,父皇,你该颐养天年了,一大把年纪别再折腾啦。”
“砰!”宋石寒从怀里掏出一块青铜牌,只有婴儿巴掌大小,直直插到了桌面。
宋玉筝看一眼这面铜牌,抬头看他。
“诛神卫的信物。”宋石寒发出一声冷笑:“持此牌者,便是诛神卫之主!”
宋玉筝笑道:“父皇真舍得交给我?”
“不舍得。”宋石寒哼一声:“但李澄空发话,我怎敢有违!”
“父皇何时这么听他的话啦?”宋玉筝摇头。
宋石寒哼道:“收下吧。”
宋玉筝轻轻摘出青铜牌,放在眼前打量,隐约看到铜牌中央有一柄小剑。
小剑约有小拇指长,质朴无华,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玄妙之处。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铜牌,普普通通的小剑雕刻其中,再无异样。
宋石寒的目光一直被青铜牌粘住,不能分开,万分不舍,失去了这青铜牌,意味着失去了所有底牌。
自己彻底没了希望。
所以他纵使斗志昂扬,此时还是忍不住心灰意懒,开始放肆恣意。
宋玉筝将铜牌收入罗袖,笑道:“父皇,那我便先去啦,看看诛神卫们。”
宋石寒脸色铁青。
宋玉筝哼道:“父皇你就知足吧,只夺过来诛神卫,是给了你好大的颜面。”
“我真是感激不尽!”宋石寒不屑冷笑。
宋玉筝摇摇头缓步离开,一刻钟后,出现在六十六位诛神卫跟前。
看着这六十六个大宗师,宋玉筝暗自感慨。
如果不是李澄空,天下谁是大云的对手,哪一宗哪一方势力甚至哪一个朝廷能一口气有六十六个大宗师。
凭这六十六个大宗师,什么局面扳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