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 ptt-第939章 每次都要爲禮物而頭疼閲讀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长安城,时隔将近一个月,总算是迎回来了它的主人。
在凉州转了一圈,还深入草原待了几天的李世民,之后又沿着凉州到伏俟城的水泥路,去年轻的青海道转了十来天,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长安城。
“王爷,你总算是回来了!”
楚王府中,当李宽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大家心中才算是觉得日子安稳来了。
李宽不在的日子里,不管是程静雯也好,武媚娘也好,都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
如今这种感觉总算是找回来了。
“静雯,媚娘,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钱庄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们处理的非常好!对付长孙家,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李宽也不顾四周还有晴儿等丫鬟在,直接一只手一个,牵着程静雯和武媚娘坐到了自己身边。
“这一次,长孙家没有讨到好,不仅经营了几年的钱庄彻底没了,还损失了不少钱财。今后他们要想再次组建钱庄,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虽然中间有不少担忧,但是结果很完美,所以程静雯倒也没有跟祥林嫂一样的在那里啰嗦。
“长孙家这是眼红大唐皇家钱庄每年的利润,想要多挣钱,那我们就让他们按照相反的方向去发展。他们的炼铁作坊,如今已经没什么利润可言了,要不是考虑到他们的炼铁作坊的发展对我们大唐还有那么一些意义,早就直接搞死它了。
炼铁不挣钱,钱庄没钱挣,剩下最挣钱的就是草原和海外的贸易了。草原那边,让西北贸易用一用力,长孙家的货想在草原上安全的行走都是个问题。至于海贸……呵呵,他长孙家要是舍得不断的买船,不断的接受船只失踪的结局,那就让他们去搞吧。
没有了这几样挣钱的行业,长孙家的家产很快就会被其他勋贵超越。如今他们还搞得像模像样的,也就是河东道的棉花田和岭南新开坑的甘蔗园了。”
长孙冲带着人在李宽离开长安城的时候搞出了这么一出事情,哪怕最终他们撞得头破血流,楚王府是胜利者,李宽也没有打算就这么轻轻的把事情给翻篇了。
真要是这样,估计以后真的阿猫阿狗都会想着挑战一把楚王府呢。
“王爷,棉花和甘蔗的种植,关系到草原大计和岭南道的开发,就让长孙家在这两个领域里苟延残喘几年吧。”
程静雯生怕李宽为了给自己报仇,一味地去打击长孙家,这倒反而不是她希望看到的结果。
“我听说长孙家这段时间开始把重心放在了朔州,他们的棉布作坊好像也在更新设备,貌似搞得神神秘秘,很是怎么样一样。我担心他们不死心,还想在棉布上面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武媚娘显然对长孙家的怨恨要高于程静雯。
楚王府的商业事情,主要是武媚娘在负责,程静雯过问的不多。
长孙家从商业上下手对付楚王府,其实就是在对付武媚娘,她能够不生气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一次,先彻底的斩断长孙家从草原和海外贸易上获得的利润,让他们深刻的感受一下疼痛。”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李宽觉得自己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对付长孙家了!
不说自己从阴妃那里得到的情报,单单长孙家三番五次的跟自己过不去,就不能轻饶了他们。
以前,李宽还会看在长孙皇后的面子上,对付长孙家的时候还留有余力。
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
“王爷,虽然这一次我们把搞事的渭水钱庄彻底的给灭了,但是大唐皇家钱庄今后的存款规则,可能也只能跟着变化了。”
虽然心中有点心疼那个损失,不过武媚娘很清楚这个时候大唐皇家钱庄应该怎么办。
“嗯,具体的方案,媚娘你安排人制作一下,到时候我看过之后就让大唐皇家钱庄更新存款规则吧。正好这一次我也跟陛下提到了大唐金融业的发展问题,到时候朝廷会授权大唐皇家钱庄来管理其他的钱庄,给整个金融业的发展制定一系列的规则。
以后其他勋贵想要成立钱庄,一定要得到户部和大唐皇家钱庄的双重批准才行;然后所有的钱庄,必须将储户存款的两成钱财转存到大唐皇家钱庄的库房之中,以免这些钱庄把储户的所有钱财都借贷出去,一旦出现风险的时候给长安城带来动乱。”
李宽将自己跟李世民商量的事情,也跟武媚娘说了一下。
可以说,借着这个机会,大唐皇家钱庄算是彻底了坐稳了大唐金融业一哥的位置。
之后,李宽又跟程静雯和武媚娘说了些别的事情,本来他还想着久别胜新婚的机会,来一个大被同眠。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王爷,很快就是小玉米六周岁的生日了,她这段时间可是一直在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生怕你赶不上她的生日呢。到时候,你要不要给她准备一个特殊的生日礼物呀?”
在一番有规律的运动之后,程静雯有气无力的躺在李宽怀中,轻声的说着事情。
“生日礼物啊……这个还真的好好想想呢。”
李宽发现自己有点怕过生日,每次都要为礼物而头疼。
虽然他也可以随便晴儿帮自己准备一份礼物,晴儿也肯定可以准备一份符合社会期待的礼物。
但是,对于自己的至亲之人,这种方法终究不是李宽希望使用的。
所以每一次程静雯也好,武媚娘也好,亦或是几个小朋友过生日,李宽都要头疼一番。
好在现在就三个小孩,这要是孩子多了,到时候每个月都得头疼准备什么生日礼物了。
“小玉米最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喜欢别人还没有,只有自己有的东西,你要是不知道该准备什么东西的话,就让观狮山书院的机械作坊制作一个什么模型送给她也行。”
知女莫若母!
虽然小玉米的性格古灵精怪的,但是程静雯这个当母亲的,对她其实非常的了解。
“让我想想哈~”
李宽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柔腻,一边思索着后世最常见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包包?
虽然有着“包治百病”的说法,但是小玉米显然不会感兴趣的。
香水和化妆品?
自己倒是可以搞出一些很特殊的出来,但是小玉米才六岁……
儿童玩具?
早熟的小玉米,对普通小孩玩的玩具根本就不感兴趣。
手表……
李宽猛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了,我知道要准备什么礼物了,明天我就去钟表作坊见一见朗清,让他按照我的要求准备一款产品出来。”
“王爷,钟表这个东西,虽然是非常好的送礼之物,但是送给小玉米的话,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吧?我们府上在许多房间里都已经摆放了座钟呢。”
程静雯对李宽计划准备的礼物,显然不是很满意。
“你放心,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办事,什么时候让你不满意过?”
李宽一语双关的说着,然后一个翻身,继续开始努力了。
……
观狮山书院格物书院下面,有一个钟表研究所,所长就是朗清。
自从发明了大笨钟之后,朗清可谓是名利双收,不仅获得了钟表作坊的股份,还被观狮山书院格物书院聘任为教谕,同时担任钟表研究所的所长。
这几年,楚王府钟表作坊出产的座钟,几经改良之后,性能已经非常的稳定,成为勋贵富商家中必备的物件。
座钟的稳定发展,带动了整个产业的发展。
楚王府的作坊,已经开始摒弃什么都自己搞定的做法,按照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的原则,将座钟的各个零件分配到各个作坊进行生产。
这些作坊,有些是楚王府自己下属的,但是更多的却是作坊城中跟楚王府没有股份关系的其他作坊。
比如说座钟里头的齿轮,就是由金太打铁作坊制作的,而那弹簧则是水均制作所生产的,而里面使用的螺钉则是长安精工生产的。
由于朗清曾经是观狮山书院的学员,现在也是观狮山书院的教谕,所以他涉及的座钟,在零件的供应商,比较喜欢选择观狮山书院的学员创建的作坊。
像是那个水均制作所的创始人水均,虽然在书院的时候表现平平,成绩跟天才人物完全没有办法比,但是他父亲水二贵作为蜜桃村最大的蜜桃种植户,颇为有家财,就支持他创业。
而在学院里平平无奇的水均,创建的水均制作所却是专注于新兴产业的零件供应,研究的各种弹簧却是很受大家的欢迎,甚至水均还专门研究出了一种特殊的弹簧加工设备,今后制作所的规模上去了之后,还准备自己单独去研究弹簧钢。
而那个长安精工,也是由观狮山书院算学院的第一届学员陈兴创建的。
作为算学院第一个出来创业的学员,陈兴跟刘元、刘界乃至许敬宗等人的关系都还不错,算是人脉颇广。
但是,他却是选择了螺丝螺母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零件作为创业的介入点,并且自始至终,他都只研究这一类零件。
当然,这跟陈兴的毕业论文也有一些关系。
当初算学院的陈兴研究螺纹曲线的奥秘的相关论文,顺利的发表在了《科学》杂志上,他还向大唐皇家专利局申请了几种特殊的螺纹结构和螺纹的加工工艺的专利。
如今得益于奔驰四轮马车作坊和永久自行车作坊,还有朗清钟表作坊等新式作坊的快速发展,对螺钉、螺栓、螺母的需求量是与日俱增,这个匠人数量不到一百人的作坊,如今也是生意兴隆的很。
“楚王殿下,这个计时机构的结构倒是不算复杂,虽然布局精妙了很多,但是跟座钟的本质还是一样的。能不能把它生产出来,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把这些构成的零件制作出来。这一点,我觉得可能需要把相关作坊的几个掌柜叫过来商量一下才好进一步判断。”
观狮山书院钟表研究所里面,朗清毕恭毕敬的站在李宽面前,对着一副示意图解释着。
为了给小玉米一个惊喜,李宽想到了曾经风靡一时的怀表。
作为一个从座钟向手表过度的产品,怀表的历史意义是不能忽视的。
它的出现,让人们终于可以随身携带计时工具了。
而计时工具的普及,也将进一步的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为精确的科学研究做出贡献。
当初李宽在观狮山书院里头强制性的推广长度计量单位、重量计量单位、时间计时单位、体积计量单位,这些都是为科学发展做的必不可少的铺垫。
一套系统的计量单位,绝对是科学发展不可缺少的一环。
否者每个人制作的东西都不一样,每个人研究的结果都不一样,科学成果根本就没有可复制性,科学技术想要发展就太难了。
“表盘、表盖、齿轮、表链、螺钉、表针,每个零件你觉得哪个作坊可以生产,立马让他们的掌柜过来,大家一起琢磨琢磨,尽快的拿出一款怀表的样品出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一般情况下,李宽已经不会过问每个产品的供应商是谁,也不会花费太多的精力去指导具体的某个作坊的技术提升。
除非是碰到那种可以提高大唐整体工业水平的事情,否者他已经比较少做拔苗助长的事情了。
要不然,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里面,李谚也就不用苦兮兮的在里面折腾了好几年都还没有拿出一款像样的作品出来。
“用生不如用熟,我觉得这个怀表,还是让现在座钟的供应商来尝试制作就行。主要涉及到了楚王府玻璃作坊、金太打铁作坊、水均制作所、长安精工等作坊,我立马就安排人去通知他们的掌柜过来。”
“给你们五天的时间,不管你们使用什么工艺,不管加工成本是多少,五天内必须拿出一款样品出来,到时候我有大用。”
除非朗清他们搞不定,主动的请求李宽给予指导,否者李宽是乐意当一个甩手掌柜的。
要不然作坊数量那么多,个个都要他去操心,他还怎么过着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