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討論-第九百二十二章 技術修正與設想熱推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这么说,之前那些全是幻象?”
“也不完全是,准确的来说,还有一些是真的。”
一刻钟后,艾琳娜和其他球员离开球场,朝着城堡走去。
花了半秒时间治好弗雷德的肩膀后,艾琳娜花费了至少五六分钟的时间来解答和治愈那些被赛前垃圾话伤害的心灵——当然,大部分时间主要浪费在了禁止插嘴的过程中。
“赛前垃圾话这个项目应该会保留下来,作为未来职业联赛的噱头。”
艾琳娜耸了耸肩,转过头看向依旧有些闷闷不乐的伍德,颇为认真地解释道。
“如果你之后打算进军职业,那么这是很重要的——无论是利用言语刺激对手情绪,亦或者是秉持着良好心理素质无视对手挑衅,这些能力在未来将与球技同样重要。”
因为……这些全都是是商业价值的重要元素啊……
艾琳娜眼神闪烁了一下,并没与把剩下的那些话说出来。
自从天命集团的非魔法界子公司“逆熵”入股英超,成为了英格兰足球的头号股东后,魁地奇商业化的模式探寻也提上了日程,麻瓜比赛之中的那些商业元素——无论是过去、现在、未来——全都被艾琳娜写在了运营宝典上,交由神父老爹在英超联赛中进行测试。
随着电视转播,乃至于网络传媒的扩散,这种赛前垃圾话显然是观众特别喜爱的环节。
而除此以外,相比起传统的阵地拉扯类战术,【飞轰】的快节奏攻守交换明显也会让魁地奇比赛的精彩程度直线上升,格兰芬多队这次的试点可以说无比成功。
“所以说,杰拉尔德说的那些话,原来全是艾琳娜你编出来的?”
弗雷德活动着手臂,心情复杂地轻声问道。
在知道了事情真相之后,这次战胜“全明星代表队”的快乐就没那么浓郁了,虽然胜利依然会给他带来快乐,但是弗雷德总觉得心中还有些闷,没有宣泄出去。
“噢?你说那些啊,那些全都是真的哦~”
仿佛猜到了弗雷德内心的想法,艾琳娜竖起手指,一脸认真地说道。
“除了查理之外,别的那些‘赛前垃圾话’全都是真实录制结果,之后全都会在魔法电台播放出来的——如果魔法电视之后普及开来了,那么后续或许还会视情况补录……”
作为霍格沃茨新课标的幕后推动者,艾琳娜早就对返校进修人员进行了一番筛选。
诸如杰拉尔德这些来自斯莱特林、拉文克劳的巫师,现在全都是天命集团刚招募的初级雇员,别说是录制什么垃圾话,就算是让他们当场表演一段脱口秀,也是可以的。
唯一麻烦的反而是原本就属于“凤凰社”阵营的韦斯莱家。
“电台播放?等等,他们不是输了吗?”
乔治愣了愣,困惑地问道。
“正是因为输了才更应该放出来啊,不然哪里来的节目效果。”
艾琳娜眨着眼睛,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天使般的面庞上闪烁着狡黠的危险。
“对了,查理,你那份也得补录下,台词我已经帮你想好了——”
她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奥利弗·伍德,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个:伍德选手没有什么缺点,但也没什么优点。全明星代表队的‘垃圾话’得整整齐齐,少了队长的可不行。”
“还得补上?唉,好吧,我大致明白你的意思了……”
查理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了眼艾琳娜坚定的神情,无奈地叹了口气。
经过了今天这场对阵格兰芬多的比赛,他差不多猜到了这支球队正在发生的变化:
不出意外的话,格兰芬多队正处于风格转变时期,过去几十年烙印在这支球队身上的以找球手为核心的单一属性逐渐被洗去,取而代之的是整体快速攻防为主的新战术。
而作为格兰芬多队上个辉煌时代的象征,他的落幕就是新时代开启。
“……那个,在上电台和报纸之前,我先给妈妈写封信。”
查理挠了挠脸颊,犹豫了几秒后说道。
要知道,韦斯莱夫人可是《预言家日报》的忠实读者,如果她先一步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些所谓的“赛前垃圾话”,很可能今年圣诞节他就得乖乖回陋居当面解释清楚了。
…………
“现在,有一件事情要说清楚。”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奥格涅奇卡说,这位来自苏霍伊设计局的老人表情有些严肃。
“尊敬的弗兰克先生,我很清楚巫师视角与我们之间的不同,所以只有我肉眼观测到的结果和您看到的东西完全一致,那才能算是【绝对客观】——如果出现差异,那么我希望您可以作为‘眼睛’,为我的提供感知修正,从而让结论尽可能地接近客观。”
作为奥格涅奇卡此行的引导者,弗兰克无奈地摊了摊手。
“明白了,奥格涅奇卡先生。”
在面对这些来自前苏联的麻瓜学者时,他时不时会有一种自己是弱智的错觉。
或许正因为这样的微妙氛围,以至于类似于库尔特那样老巫师,通常不会愿意直接参与到研究讨论项目中——他们宁愿在周边巡逻和出外勤,而不是与那些麻瓜学者打交道。
倒不是说这些麻瓜有多么的危险,主要是他们的脑回路实在太难理解了。
譬如说现在……
奥格涅奇卡观察着身前的箱子,脸上露出痴迷的神情。
这是一个很大的板条箱,里面装着四个大小不等的魔法球——鬼飞球、游走球、金色飞贼——刚才比赛的过程中,奥格涅奇卡已经从弗兰克口中了解到了它们各自的名字。
他穿着黑袍子,戴着尖尖的的帽子,就好像是一个痴迷魁地奇的巫师。
可是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奥格涅奇卡古怪的口音,以及他的郑重其事的“弱智”问题却和他的脸上的表情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首先,我们先跑远一点,躲到那两个游走球看不到的地方试试?”
“诶?!躲、躲什么?”
弗兰克眨了眨眼睛,困惑地问道。
“它们。你看,从刚才开始她们一直在拼命挣扎。”
奥格涅奇卡认真地指了指箱子里面,那两个黑得发亮的游走球正在不停挣扎,想要摆脱把它们束缚在箱子里的皮带,而在奥格涅奇卡的本子上则是一团涂鸦般的混乱曲线。
“没用的,游走球就是这样的……”
弗兰克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它们上面施加了特殊魔法,会自动攻击周围的人——”
“自动索敌,我明白,但这是两个步骤——找寻到周围的攻击目标,发动攻击。”
奥格涅奇卡弯下腰摸了摸那个正在拼命挣扎的游走球,“如果关上箱子,它们很快就会停下动作,这非常不合理的对吧?您刚才说过这个箱子本身没有附着什么魔法。”
“呃,抱歉,我不明白哪里不合理……”
弗兰克露出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看,奇怪的地方很多,譬如说最基本的判定问题——”
奥格涅奇卡打开笔记本在上面简单地画着图形。
“如果我们在这里放一只小白鼠,然后我们躲到五米外,它会朝着我们过来,还是朝着最近的那只小白鼠冲去呢?或者换个说法,如果在比赛的时候天上正好有猫头鹰飞过……”
“当然是朝着我们,游走球又不是猎犬、猎鹰……”
“那么小白鼠换成大一点的哺乳动物,比如说约克郡大白猪呢?”
“这是魁地奇比赛中的游走球,它不会去攻击动物,它唯一的职责就是把球员们从扫帚上面打下去,如果会打到其他动物的话,那禁林里早就到处是鬼飞球了……”
“那如果这里,现在换成一个小孩子呢?比如说七八岁的那种。”
奥格涅奇卡在腰部比划了一下,手中的笔在本子上画了个小人。
“那当然是冲着孩子去了,我说过游走球是打人的……”
“嘿,就是这个了!”奥格涅奇卡用力锤了下手掌,兴奋地问道。
“那么它是怎么分辨出哪个是人的呢?我随口举一个例子,譬如说你们在扫帚前边绑上一只小兔子,在游走球抵达之前丢掉这只小兔子,是不是可以形成诱导呢?”
“……魔法。”
弗兰克笑容僵硬地回答道。
作为一名心理、生理都很正常的巫师,在面对这些穷追不舍的、脑子不太正常的麻瓜学者时,“因为这是魔法。”这个回答可以说是他最后的倔强——但凡是脑子正常点的巫师,谁会想着在参加魁地奇比赛的时候,在扫帚前边绑上一只兔子去欺骗游走球?!
“好吧,我明白了……这个问题我们暂时跳过。”
奥格涅奇卡无奈地叹了口气,在笔记本上简单批注了几笔。
根据“天命集团”那边提出的新一代飞天扫帚设想,其中有一条重要参数,就是希望他主导的【sugoi】飞天扫帚公司可以研发出具有“游走球隐形”功能的扫帚。
相比起非魔法界的雷达,魔法加持下的游走球原理显然要更加神秘复杂。
“唔,那么,下一个问题是……我看看……”
奥格涅奇卡翻了翻手中的笔记本,若有所思地说道。
“在刚才的比赛之中,那位查理·韦斯莱在不到半秒的时间中让俯冲速度归零,按照您的解释这是由于飞天扫帚上制动咒的特殊效果,那他的身体为什么没有被惯性甩出去?”
“……这个也是因为魔法。”弗兰克面无表情地继续回答道。
惯性是什么,他一点都不好奇。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弗兰克早就学会了克制好奇心。
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要主动去询问那些他没听过的奇怪单词,因为它们每一个后边全都蕴藏着几个小时、乃至几天的,宛若天书般的复杂麻瓜理论。
“好吧,那这个也暂时跳过好了……”
奥格涅奇卡耸了耸肩膀,又往后翻了一页。
这次是他在来这个魁地奇球场之前,天命集团那边额外更新的技术要求。
按照那些巫师们的设想,他们希望【sugoi】飞天扫帚公司这边的麻瓜研究团队结合巫师们的体质和驾驶模式,让【SU-M-17】可以成为安全可控的工具,而非自杀道具。
无论是飞天扫帚,战斗机,在奥格涅奇卡眼中统一属于飞行器。
而只要是需要人类操纵的飞行器,那么它必然需要驾驶员和飞行器之间的密切配合,找到那个血肉之躯与飞行器之间相匹配的临界点,就是他们这些设计师的最终职责。
或许巫师的身体会比麻瓜坚韧一些,但程度也相当有限。
刚才格兰芬多的击球手在坠落时依然受了重伤,如果不是因为神奇的魔法,或许他接下来半年都只能单手吃饭了,这一点无疑加大了奥格涅奇卡之后的设计难度。
相比起常规战斗机设计思路,他还现在还必须考虑到飞天扫帚在突破临界数值时,可能出现的强制脱离情况——倘若刚才的飞天扫帚换成【SU-M-17】系列,那么球员在坠落的瞬间可能就直接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了,而不会仅仅只是断一条胳膊那么简单。
“限制器……”
奥格涅奇卡手中的笔在本子上着重圈了圈这个词汇。
要知道,倘若说以飞行员的作死能力在全世界范围进行排名的话,那么前苏联的飞行员绝对是名列前茅的那一批,而现在,他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些危险分子。
因此,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根据巫师们常见的作死方式添加限制器。
“唔,好吧,那么弗兰克先生,现在就剩最后一件事情了……”
奥格涅奇卡收起本子,扶了扶头上的尖顶巫师帽。
“我们去与您说的那些‘职业魁地奇’选手们聊一聊吧。至于具体的问题,我现在先大致给您写上两页,总之,您根据具体情况看着问问,其他的我想想后再补充一些——”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