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弦月至尊-第440章 憋悶的冰靈之族相伴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转眼之间,伙伴们在北军就已经待了半个月了,光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伙伴们都已经杀了二三十个。
当然,灵河境灵王级以上修者就拥有了随身灵界,灵气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以时刻保持巅峰的战斗力,极难被杀死。
而且,灵河境灵王级以上修者每提升一个小等级,为修者所带来的提升也是巨大的,战斗力也很是强悍。
因而伙伴们杀死的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多是灵河境灵王级后期以下的低阶灵王,至于灵河境灵王级后期以上的灵王就不是伙伴们能对付的了。
而小女孩萧梦语等四尊灵湖境灵尊主动出击之下,倒也合力拿下了冰灵之族的六尊灵湖境灵尊,还有十余个想来干掉伙伴们的高阶灵河境灵王,战果也颇丰。
不过,相对应的,冰灵之族就比较憋屈了,出动少量的高阶灵河境灵王以下的修者根本不够伙伴们砍的,来多少伙伴们就杀多少。
可如果出动大量的高阶灵河境灵王级以下修者又会遇到小女孩萧梦语等四尊灵湖境灵尊和北军负责守护的那尊灵湖境灵尊的拦截,根本进不了伙伴们的身。
而如果出动少量的高阶灵河境灵王级及以上修者,同样也打不过小女孩萧梦语等四尊灵湖境灵尊和北军那负责守护的灵湖境灵尊。
北军那负责守护的灵湖境或许会因为担心杀了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而为北原人族招来大祸,引起北方冰原生灵灭境,反倒会让北原人族吃大亏。
但小女孩萧梦语等四尊灵湖境灵尊有李弦月某一主族灵皇之子的身份做掩护可是不用有丝毫顾忌的。
冰灵之族的高阶灵河境灵王以上修者胆敢过来,那就往死里打,数尊灵湖境灵尊围殴侥幸不死往往也会重伤而归,难有轻还者。
当然,伙伴们也知道如果杀死了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等伙伴们离开之后,冰灵之族肯定会把气撒在北原人族的头上。
因而小女孩萧梦语等四尊灵湖境灵尊往往是遇到冰灵之族的高级灵河境灵王便来多少杀多少,一个都不留,毫不心慈手软。
而如果来的是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便协助北军那负责守护的灵湖境灵尊将其打的半生不死,然后擒下,准备用来换冰灵之族的冰心花。
没错!每当擒下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之后,先换回北军被冰灵之族擒下的灵湖境灵尊,将人族领袖救回来再说。
当人族领袖们已经全部被换回来之后,伙伴们便要求冰灵之族以冰心花来换,要不然就当着面把擒下的灵湖境灵尊干掉!
这半个月来,冰灵之族已经充分领教到了伙伴们有多杀伐果断,伙伴们能一击杀死的便绝不用第二击,它们毫不怀疑伙伴们的确敢杀掉擒下的灵湖境灵尊。
而灵湖境灵尊又是一族中流砥柱,撑起族群的核心族员,冰灵之族又不能不赎回,眼睁睁看着它们真的死在伙伴们的手里。
但要知道,奇积大雪山的冰心花已经被伙伴们偷采空了,现在的冰灵之族也只能靠历年储存来艰难维持局面,又哪里有多少冰心花呢。
可伙伴们只要求拿冰心花来换,除此之外其他东西什么都不要,要么拿出冰心花,要么灵湖境灵尊死,冰灵之族只能憋屈的奉上它们已经为数不多的冰心花。
为此,冰灵之族全体上下感到憋屈不已,还没见什么时候被人逼到如此程度上过,坚持吃尽了苦头,都要求直接把伙伴们横推掉。
但冰灵之族那负责指挥的灵湖境灵尊却总是摇了摇拒绝了愤怒的冰灵之族族员的请战的呐喊声,不管它们如何请求,就是不答应。
开玩笑,伙伴们身边可是还有足足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没有出场的,那意味着现在的伙伴们还只是小打小闹,并没有全力出手。
它毫不怀疑,即使参战的冰灵之族包括它在内一起上也拿伙伴们毫无办法,甚至那四十五灵湖境灵尊下场,冰灵之族也照样会被团灭!
甚至如果引起了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就此加入战局,围杀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那对雪灵之族来说就是泼天大祸。
它又何尝不感到异常憋屈呢,派出少量修者与伙伴们对战根本就是有去无回,如果灵湖境灵尊陷落反而要拿出大量冰心花赎回。
而又不能派出大量顶尖修者冲击,免得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加入战局,冰灵之族那负责指挥的灵湖境灵尊浑身上下充满了无力感,拿伙伴们无可奈何了。
“冰灵之族本来还储存了一些冰心花的,应该能够支撑一些年月,奇积大雪山的冰心花被采空还至于让它们撑不下去。”
“但这一次,我们借着擒下冰灵之族灵湖境灵尊的功夫向冰灵之族索要大量冰心花就可以让它们感到捉襟见肘,冰心花不够用了。”
“而且,先前我们送了北原人族百朵冰心花并不为大陆万族所知,如果北原人族冒然使用,恐怕会带来不少麻烦。”
“不过这一次,我们帮着北原人族索要来大量冰心花,那北原人族拥有很多冰心花就大陆万族皆知了。”
“以后北原人族也可以放心的使用冰心花,增加北原人族的灵湖境灵尊数量了,而不用担心会引来大陆万族,尤其是冰灵之族的怀疑了。”
“甚至,大陆万族知道人族有很多冰心花就不得不想办法与北原人族亲近,好方便来与北原人族交易,北原人族的境况也可以大为改观。”
远远的看着冰灵之族那憋闷又愤怒的表情,李弦月扭头笑着向伙伴们解释道,向冰灵之族索要冰心花来赎回它们的灵湖境灵尊又怎么会只是李弦月随意而为呢。
刀灵弦月告诉他说:“别看平时冰心花多,在十大主族中间就是个无足轻重的东西,似乎一点儿都不重要。”
“但在奇积大雪山的冰心花被采空的时节,冰心花关乎族群灵湖境灵尊的诞生,就显得尤其重要,甚至是不可或缺。”
“事实上,在以往,冰心花也是冰灵之族用来维系它们与其他九大主族良好关系的重要宝贝之一,因为冰心花只有奇积大雪山有,其他族群都没有。”
李弦月明白刀灵弦月的意思,冰心花不仅事关冰灵之族自身灵湖境灵尊的诞生,也在冰灵之族与其他九大主族的来往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以前,奇积大雪山每隔一阵子就产出很多冰心花,冰心花自然无足轻重,但现在奇积大雪山的冰心花已经被伙伴们偷采空了,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冰灵之族现在也只能靠历年以来储存的冰心花艰难维持局面,正是抓住机会让雪灵之族雪上加霜的好时机。
所以才有了李弦月要伙伴们特意只要冰心花而不要其他任何东西的一幕,就是为了进一步消耗冰灵之族储存的冰心花,让他们的局面更加艰难。
当然,考虑到北原人族光明正大的炼化冰心花诞生新的灵湖境灵尊,好让北原人族更加强大,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算是他为北原人族尽一份力。
“好办法,简直是一箭双雕哇!”
伙伴们听了李弦月的解释坏笑着说道,心里对于擒拿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更积极了,甚至还特意向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靠近,好为擒拿它们创造机会。
但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已经知道被伙伴们擒拿了,冰灵之族不管怎么样都要吃大亏,所以每每都提前避开伙伴们,免得被围困住。
“别跑,冰灵之族的胆小鬼!”
傻二气急败坏的大吼道,伙伴们已经寻找了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好一会儿了才终于贴近了一个,谁知道它无比滑溜,竟然转身就跑了。
现在的冰灵之族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知道自己对上伙伴们很容易吃亏,已经不愿意与伙伴们正面对战了。
冰灵之族那负责指挥的灵湖境灵尊看着伙伴们追着冰灵之族的灵湖境灵尊直跑,心里的憋屈更浓厚了。
它知道要不是伙伴们没有对北方冰原其他族群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下手,还有它们撑着,恐怕北方冰原生灵已经被伙伴们追杀的全线溃败了。
它又想了想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冰灵之族的遭遇,先是奇积大雪山五十年年份以上的冰心花被偷偷采空,一朵都没有留下。
后是冰灵之族的皇宫和各大王宫竟然也被盗尊不知光顾了,连隐藏最深的丹药宝库都没有放过,一颗丹药都没有留下,洗劫的简直无比干净利落。
真不知道是有生灵已经盯上了冰灵之族,还是只是想恶心恶心冰灵之族,不想让冰灵之族痛快而已!
现在与北原人族对战本来好好的,冰灵之族大战上风,可洛裳和伙伴们却又突然冒了出来,把冰灵之族追杀的一塌糊涂。
而且还把冰灵之族已经所剩不多的冰心花又敲诈去了一笔又一笔,这让冰灵之族的冰心花更是捉襟见肘,难以应付。
必竟,在以前,奇积大雪山产出的冰心花源源不断,冰灵之族并没有有意储存过冰心花,因而冰心花的储量其实并不多。
现在突遭变故,冰心花的来源一下子没了,洛裳还忍不住一次次敲诈,非要冰灵之族赔偿冰心花才愿意放回灵湖境灵尊,这让冰灵之族更难了。
越是深想,它越是觉得冰灵之族最近简直是厄运上头了,不好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可冰灵之族还没有办法,心里就更加憋屈了。
要是它知道最近冰灵之族发生的不好的事都是伙伴们干的,而且伙伴们还是人族,并不是来自主族,恐怕它就真的要憋闷的背过气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