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352章 源一的異樣鑒賞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嗯?小琳?”源一挑了挑眉,“你怎么出来了?”
“嗯,今天的头没那么晕,所以打算出来走走,吹吹风、晒晒太阳,这些时间一直待在房内,闷得我都快受不了了。”
大大咧咧地坐在源一的身旁,琳接着说道。
“我还以为你们几个聚在一些,肯定都是在聊些有的没的呢,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聊不知火里的‘夜叉境地’这种这么严肃的事情啊。”
“截止到刚才为止,我们其实都在聊些有的没的。”源一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只不过在你过来的时候,我们刚好聊到了严肃的事情而已。”
“我们聊到了绪方老兄在京都二条城的那一战。”牧村接话道,“聊着聊着,就聊到不知火里的‘夜叉境地’上了。”
“这样啊……”琳轻声呢喃着,“……我倒很想亲眼看看这能抗衡‘无我境界’的‘夜叉境地’呢……”
“‘夜叉境地’和‘无我境界’有很大的差别。”绪方在一旁补充着,“‘夜叉境地’似乎就只是单纯地大幅提高人的力量、速度等各项能力。”
在听完绪方的这番补充后,琳沉默了下来。
在沉默了好一会后,琳突然冷不丁地朝绪方问道:
“……绪方一刀斋。你当时在京都二条城,是怎么进‘无我境界’的?”
“嗯?”因为琳的这问题问得实在是有些突然,所以绪方在听到琳的这问题后,先是愣了会。
在看到琳向他投来严肃的目光、意识到琳是在以一副很认真的态度问他这个问题后,绪方思考了一会、组织了一下措辞后,正色道:
“我那时之所以能进‘无我境界’……应该只能算是单纯的运气好而已。”
“使用着源之呼吸、敌人那嚣张的态度让我火大、我一心想着要胜利……然后就进‘无我境界’了。”
绪方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当时进“无我境界”的情况向琳阐明。
在认真听完绪方的这番讲述后,琳只面无表情地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样啊……”
虽然琳已经很好地掩饰了,但她的眼中还是闪过了几分淡淡的失落。
“……小琳。”一旁的源一突然插话道,“你不需感到心急。”
“你在源之呼吸的修炼上还是有天赋的。”
“只要你接着努力修炼下去,总有一天也能进入‘无我境界’的。”
“以你的天赋,达到源之呼吸的第2道境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第2道境界?”绪方的脸上浮现出疑惑。
“哦哦,对喔。我好像没跟绪方君你讲过这个呢。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多么重要的事情。”
源一将身子稍稍坐直了些。
“我将我将源之呼吸修炼到巅峰的这一过程中,自己所进入过的状态分成了3道境界。”
“我24岁开创了源之呼吸及无我二刀流。”
“这个时期的我,在使用源之呼吸后能否进入‘无我境界’……简单来说,只能随缘,根本不能靠自我的意志来掌控。”
“我把这个时期的源之呼吸命名为第1道境界。”
“就这样修炼了3年的时间,到了我27岁的时候,总算是成功将源之呼吸练到了新的境界。”
“这个时期的我,维持源之呼吸的状态差不多1刻钟不到的时间后,便能自动进入‘无我境界’。”
“我把这个时期的源之呼吸命名为第2道境界。”
“接着我继续修炼。”
“一直……修炼了足足27年,直到我10年前,也就是我54岁的时候,才总算将源之呼吸练到了第3道境界,也就是最高境界——可自由进入‘无我境界’。”
“你们如果想要达到这能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最高境界,那肯定也要把我走过的这路再走一遍。”
“这是条很艰辛的路啊。”
说到这,源一发出了几声轻笑。
“从第1道境界到第2道境界,我花了3年的时间。”
“而从第2道境界到最高境界,我花了足足27年的时间。”
绪方一直静静地听着源一的这番讲述。
待源一的这番讲述落下后,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源一大人他所说的这3道境界,分别对应初级到高级、大师级、宗师级呢……
源一刚才所讲述的这源之呼吸的3重境界,和系统所划定的等级完全对得上。
不能靠自我的意志来控制的第1道境界,对应源之呼吸的初级到高级。
需要花上10分钟左右的时间才能进入“无我境界”的第2道境界,对应源之呼吸的大师级。
可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第3道境界,就对应源之呼吸的宗师级。
“小琳,绪方君!你们两个好好努力吧!”
“你们能否达到源之呼吸的最高境界得看机缘,但以你们的天赋,达到第2道境界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听到源一的这番激励,琳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激动,用力地点了下头的同时,并高声道:“我一定会的!”
至于绪方……
他在听到源一的这番鼓励他冲击第2重境界的话,其脸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精华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52章 源一的異樣鑒賞
绪方及时抬起了酒杯,抿了一口酒,用酒杯和自己的手遮挡住自己那神色古怪的脸。
“其实主公和绪方老兄能学会源之呼吸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牧村此时突然插话道。
“我们几个可是怎么学都学不会源之呼吸的那一种人啊。”
“嗯?你们也学过源之呼吸吗?”绪方问道。
一旁的琳点了点头。
“他们是我的部下,我希望我的部下们能越来越强。”
“所以在九郎他们加入我葫芦屋后,我都有亲自教导他们源之呼吸。”
“只可惜除了九郎之外的其他人,都没有学会源之呼吸。”
“这源之呼吸实在太难啦!”牧村没好气地说道,“在保持那种怪异的呼吸节奏的同时和人战斗?这实在太难了!”
“所以这呼吸术的学习,也是要看天赋的。”源一接话道。
“间宫他也会源之呼吸吗?”绪方因感到意外而挑了下眉。
琳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会的。只不过——他不常用而已。”
“主公。抱歉,打扰到你们的谈话了。”
就在这时,间宫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众人偏转过头、看向正在摆弄风帆的间宫后,间宫用平静的口吻接着说道:
“可以麻烦你们去把浅井他们叫醒?江户——已近在眼前了,我们差不多要下船了。”
……
……
绪方他们并没有选择在江户的港湾中停靠。
若是选择在江户的港湾停靠,若是被江户的官吏们逮到,江户的官吏们肯定会好好盘查这艘来历不明的古怪船只。
为了避免麻烦,绪方他们选择在离江户蛮近的一处无人浅滩登陆。
在绪方背着阿町下船后,阿町长出了一口气:
“还是站在陆地上最舒服啊……”
“主公。”负责背着琳的牧村偏转过头,朝身后的琳询问道,“这艘船怎么办?”
“没那个闲工夫去慢慢处置这艘船。”和阿町一样仍没办法好好走路的琳趴在牧村的背上,不假思索地说道,“就把这船扔在这吧。”
说罢,琳偏转过头,看向身旁的其他人。
“大家都没有遗漏什么东西吧?”
绪方等人纷纷摇了摇头。
众人现在都已穿戴整齐,每个人的头上都戴好了能有效遮蔽炽烈阳光的斗笠。
现在明明已经是10月份了,但天气仍旧炎热得让人怀疑是否还身处炎热夏季之中。
为了避免中暑,绪方他们在出发之前,每人都领了一顶用来避暑的斗笠。
他们的斗笠的边沿很宽,只需要把头一低,便能用斗笠把自己的脸遮住,所以除了避暑之外,他们的这斗笠还兼带着掩饰自己面容的能力。
绪方他们登陆的地方时距离江户较近的一处无人浅滩,要进入江户城,还得再步行一段距离。
在出发之前,绪方偏转过头,透过海水看了一下自己的脸。
头顶的斗笠之下,是一张平平无奇、路人看过后绝对会记不住的普通脸蛋。
此时的绪方已经戴好了那张人皮面具。
从外表上看,此时的他只是一名外表平平无奇的浪人,而不是现在凶名赫赫的“人斩逸势”。
“待会等进了江户城后,你可不要喊错我的名字啊。”
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调朝身后的阿町说道。
“现在的我,不是榊原一刀流和无我二刀流的传人‘刽子手一刀斋’,而是古牧一刀流的传人——真岛吾郎。”
……
……
在下船的时候,绪方有特地看一眼太阳的位置。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352章 源一的異樣閲讀
据绪方的估算——他们下船、登陆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15点左右。
等步入江户城内后,已是太阳西沉的黄昏时分,越发微弱的阳光将天空染成昏黄色。
在进了城后,天空已完全黑了下来。
虽然天空已黑,但这暮色并没有让这日本第一大城散失活力。
“好、好厉害啊!”趴在绪方背上的阿町,用震惊的目光看着四周。
绪方等人现在正走在江户的某条不知名的大道上。
即使现在已是夜晚,街道上的行人也一点都不见少。
举目望去,到处都是行人与照明用的灯火。
星汉灿烂的灯火、鳞次栉比的商铺民房、川流不息的人群、回荡在耳畔的各色口音……眼前、耳中的一切都在骄傲地向绪方等人宣布着这座日本第一城的繁华。
第一次来江户的阿町现在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
同样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的人,还有牧村、浅井二人。
牧村虽是出身自日本三大都之一的京都,但京都的繁华和江户的繁华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即使是仍未经受天明大火摧残的京都,在繁华程度上也远远不及江户。
反应较平淡的人,只有琳、源一、间宫、本就是江户出身的岛田,以及绪方了。
绪方虽然也是第一次到江户,但他怎么说也是出身自现代地球的穿越者。
江户再怎么繁华,都比不上现代地球那一座座真正的“不夜城”的万一。
不过——虽说江户的繁华并没有给绪方带来太多的惊讶,但绪方还是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围。
就在这个时候,绪方陡然想到——现在已是宽政二年(1790年)的10月份。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就是在去年差不多的这个时候,离开了广濑藩、成为了一名脱藩浪人。
这足足1年的流浪,绪方也算是去过不少的地方了,从位于日本西部的出云广濑藩,一路流浪到关西的京都,然后又从关西的京都一路流浪到关东的江户。
去了这么多的地方,没有一处地方的繁华能胜过江户。
仅论繁华程度,江户无愧于这个时代的日本中心。
琳、源一、间宫、岛田对这副繁荣的景象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只默默地随着人流向前走着。
就在这时——走在最后头的源一的目光突然一凝、瞳孔微微一缩。
紧盯着前方的人群好一会后,源一默默抬起手将头顶的斗笠稍稍压低了一些并将脑袋埋下,借着宽厚的笠沿将自己的脸遮蔽住。
压低脑袋上的斗笠的同时,源一用微不可察的小动作拉了下披在身上的羽织,用羽织遮盖住插在自己左腰间的佩刀,同时悄悄走到牧村的身侧,藏身在牧村他那远比他高大的身体之侧。
向绪方他们迎面走来的,是一伙威风凛凛的武士。
这伙威风凛凛的武士的为首之人已有些年纪,看上去应已有50岁上下,剃着规规矩矩、干干净净的月代头。
虽说年纪已大,但这名老武士仍旧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已经50来岁的老人家。
在江户的街道上碰到武士根本就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绪方等人只把这伙人当成普通的过路人,没有在意这伙武士。
而相对的,这伙武士也不会去在意只是与他们擦肩而过的绪方等人。
和这伙武士擦肩而过后,源一将刚才压低的斗笠抬高,然后偏转过头来向后望去,望向那伙刚才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武士。
准确点来说,是望向那伙武士中为首的那名已有不低年龄的老武士。
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那名老武士一眼后,源一缓缓收回目光,继续跟着绪方等人、顺着人流向街道的前方流动。
在源一刚把视线收回去时——
老武士:“?!!”
那名老武士的脸色突然一变,迅速顿住双脚,然后猛地转过头去,望向自己的后方。
目光四处扫动,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跟在这名老武士身后的其余武士纷纷跟着驻足,然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到这名老武士身上。
“永野大人,怎么了吗?”离这名老武士最近、紧跟在这名老武士身侧的一名年轻武士出声问道。
“……刚才好像有人在看我们。”被唤作永野的这名老武士沉声道。
“在看我们?这……永野大人,这里人这么多,某些路人看我们人多或是看我们腰间的刀漂亮,于是转回头来看我们几眼,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永野没有理会他部下的这句话。
只移动着自己的目光,将身前的光景又一次认真扫动一遍、
发现举目望去都只能看到一张张普通的脸或后脑勺后,自言自语道:
“……是错觉吧……”
说罢,永野下意识地提了提腰间的佩刀,然后继续领着身后的那一众部下们接着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