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起點-第八百零四章分享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齐灵仙帝从来没想过陆遇竟然会是这么不要脸的陆遇。
明明知道那是他齐灵的外孙媳,却还敢如此厚颜无耻的当着他的面生出抢人之心。
啧啧,一个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东西,竟然还想跟他年轻有为的外孙抢人,妄图老老老牛吃嫩草,亏陆离生得出这般龌龊的心思来。
还有泽这个老东西,找不出比他更厉害的子孙后代,便不要脸的唆使陆遇来跟他外孙抢佳媳,这样的墙角也敢挖,真不怕天打雷劈。
“就凭你们,还想挖我外孙的墙角抢人?呵呵,那是不可能的!”
心里再不爽,齐灵仙帝却偏偏要表现得云淡风轻,所以他堂堂仙帝当然不可能真如内心活动所想的一般破口大骂,做出那等有辱身份之事来。
更何况,自己的反应越大,那岂不是越称了这两个无良无德家伙的心?
他才没那么傻,毕竟那么好的外孙媳妇可不是谁想抢就能抢走的,他不仅是对自己外孙有信心,当然更对张依依这个外孙媳妇有信心。
“可不可能往后咱们拭目以待,你对你家外孙有信心,我可是对陆兄弟更有信心,哈哈。”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泽仙帝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管际遇是真有此意还是玩笑都无妨,反正对他而言都一样。
他早就听说陆遇这人做事从来只凭兴致不问其他,跟个小辈抢人这样的事同为仙帝,估计也就是陆遇全不觉得有任何下不去手的。
反正大家如今都到了这个身份地位本就相互制约,即使真有心抢人也不会背地里使什么阴损手段强迫小辈,但凡光明正大的抢各凭本事,还真不算什么。
“呵,那就拭目以待呗,到时若是被打脸了,可别恼羞成怒便行。”
齐灵仙帝烦死泽这个老东西,当然陆遇更不是个好东西,要不是陆遇真起了这等心思,泽也没机会兴冲冲地跑出来搅风搅雨。
说话的功夫,洛启衡与张依依已然突破层层结界防御即将到达他们面前,三位仙帝彼此之间怎么胡扯都成,但真到了小辈面前还是得注意些形象,要脸。
所以这会儿不论是齐灵还是泽都没再提抢人不抢人的事,至于陆遇更是在最初表露过一回这方面的态度后便不曾再做多言。
张依依也没想到自己一回曾能同时见到三位仙帝,这对于她这种从没亲眼见过任何仙帝的乡巴佬来说,今日当真算是大开眼界。
至于陆遇,她之前虽不止一回的见过,但从前见时到底还只是仙王,并未曾晋级仙帝之位。
好家伙,今日一次性整个仙界除了山海之外的其他所有仙帝都来齐了,看来这氢源的最后处理事宜的确不小,不然也不可能一下子请动这么多大佬。
齐灵仙帝最是好认,倒不是说齐灵与洛启衡长得有什么像不像的地方,而是这位仙帝着实太过热情,没等他们开口便一口一个外孙、外孙媳的叫着,那满面的笑容差点闪瞎了张依依的眼眼。
都是修行之人,张依依自然也不会因为提前被洛启衡的外祖父叫了一声外孙媳而扭捏不好意思,反倒是跟着洛启衡行了礼并大大方方地叫了一声外祖父,瞬间让齐灵仙帝更是乐得胡子都抖动起来。
“哎,哎,好孩子,好孩子!”
齐灵仙帝应依依那一声外祖父简直应出了仙蜜的香甜味,夸张得好似生怕有人听不到他被张依依叫了一声外祖父似的。
泽仙帝在一旁看得好笑,不过倒是没有像之前只有他们三人时一般随意开口怼齐灵。
他趁机又瞄了陆遇一眼,见其面色平静,目光虽有看向张依依与洛启衡,但完全瞧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反应,反而让他觉得那抢人一说恐怕不是随便说说。
“来来来,外祖父给你们介绍一下,他们都是外祖父的朋友,衡儿与依依都来见过两位仙帝前辈。”
身家自家人,齐灵当然要体现出他与陆遇、泽在张依依面前的不同来,一时间竟是连见面礼都忘了先给,而是迫不及待的以嫡亲长辈的身份给自家小辈介绍泽与陆遇。
这也算是齐灵光明正大的昭显外孙媳到底是谁家的这个事实,毕竟他最喜欢的就是凭事实打脸。
洛启衡与张依依都不知道他们进来前发生了什么,当然也不清楚齐灵仙帝这是在变相的朝陆遇、泽耀武扬威。两人依言分别拜见了泽与陆遇两位仙帝,对于尊者前辈,应有的礼仪自然必不可少。
“他就是你曾说过的未婚夫?”
陆遇突然开口,一开口便打断了齐灵凭一己之力营造出来的热闹气氛,瞬间让这附近的仙气都清冷了几分。
他仔细看过了洛启衡,这才将目光完全落到了张依依身上。
这话说得太过有水平,简单一句话几个字便足以令人联想翩翩,比如他一早便与张依依相识,再比如他们之间关系还绝不寻常,不然他也不会知道张依依有未婚夫一事。
“咦,你们之前便认识?”
泽仙帝却是一脸的惊讶,虽说这份惊讶多少有些故意添加的成份在其中,不过地也不算强行疑惑。
他本来还以为陆遇只是因为齐远太过得瑟的缘故,才会让陆遇对齐远的外孙媳生出好奇之心,抢人不抢人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抢这个字本身就足够令人觉得亢奋有趣。
但现在看来,事情可不是他远本以为的那么简单,若说陆遇之前就那么一分抢人的心思可有可无,那么现在这一份只怕至少得多加上三四。
“当然认识,不仅认识,还熟得很,极其有缘。”
陆遇面色不改,淡淡地回应过泽后,转而看向洛启衡道:“怎么,你没听依依提及过本仙?”
好吧,陆遇直接把火烧到了洛启衡身上,挑拨之意再是明显不过,任谁都听得出他这是有意而为之。
男人最是了解男人,洛启衡自然察觉到了际遇对他的态度,虽还谈不上敌意,但肯定是不喜,而这种不喜当然来源于他与依依之间的亲密关系与正式的身份。
“听过。”
洛启衡面色淡然,并未因陆遇的话而生出任何不悦,反倒是极为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认真答道:“依依的确曾与晚辈提及过陆仙帝。”
也正因为这份认真,哪怕细细回想过也仅仅只是曾提及这么不轻不重毫无重量的几个字,反倒是四两拨千斤道出了陆遇在依依那里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洛启衡站在那里,哪怕面对的是仙帝,可依然淡定从容,言辞之间表露出来的无一不是对张依依的信任,当然也有来自于本身的自信。
区区一个陆遇,根本不可能成为他同依依之间的障碍,也绝不可能让依依移情移心。
所以不论陆遇说什么都没有用,没有人能够同他抢人,哪怕仙帝也不行!
陆遇见状,忽然笑了笑,刹那间竟让这周围都有一种失了颜色的炫丽:“无妨,往后她肯定会时常与你提及本仙,毕竟本仙也算是与她有过一世情缘。”
“停!”
张依依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虽然陆遇刚刚那一笑确实好看得足以亮瞎所有人的眼,可她到底不仅仅只是个肤浅的颜狗,她更有着一颗清醒而睿智的脑袋好不好。
“陆仙帝,这玩笑可不能乱开,你要再这么故意混淆事实,我都有些怀疑你是不是山海或者神域之主派来的奸细了。”
她也是有些头疼,陆遇这人向来性子古古怪怪,不能以常理推测,可往常也就算了,如今他们可是来办正事的,又当着其他几位仙帝的面,胡乱扯这些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吧。
“我是不是奸细,你还不清楚?”
陆遇笑容不减,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这般看着张依依笑得要多包容便有多包容,每一言辞举动都处处透露出两人之间的熟络与亲近。
这是诚心想让人误会他与张依依之间的关系与众不同,堂堂仙帝之身连美男计都使出,齐灵仙帝先前腹诽他一声不要脸还真是半丝不差。
张依依哪里看不出陆遇这是故意这般,一时间又实在想不起上回两人在虚空镇分开后又哪里得罪过他,以至于这种时候都非得坑她。
“陆仙帝,这种事儿晚辈还真搞不太清楚,要不我让我姑姑过来辨别辨别?”
张依依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直接搬出了自家长辈,也好叫陆遇知道,如今她可也是有大后台的,不是陆遇这种阴晴不定的家伙想怎么着就能怎么着的。
“我怎么不知,你还有个姑姑?”
陆遇挑了挑眉,很快倒是想到了什么:“你是说,古神族的大巫,神巫?若是你把她请来倒也不错,正好我也想借机见见你的长辈。”
好吧,看把这丫头牛气的,如今找回了古神族依然存活于世的族人,倒是会拿长辈威胁他了。
他们三名仙帝早就与万顺仙王之间联通,所以对于古神族还有其他族人存活一事自然清楚,论起来,神巫才是真正的前辈,几十万年前便已经跻身神明之位,哪怕如今修为境界没有完全恢复到最初,但却还真有那资格辨别他们几位仙帝是否为奸细。
“陆仙帝想见我姑姑自然没有问题,正好等这次氢源一事彻底解决掉后,我也打算带洛大哥回去见长辈商量婚事,等我与洛大哥结契大典时,定当请陆仙王前来观礼,如此一来您也能趁机见见我家姑姑。”
张依依并没有任何可心虚的,毕竟所谓她与陆遇之间的一世情缘真相根本不存在,所以不管这会儿陆遇扯这些想干什么,总之都不会影响到她的态度。
她这也算是直接从根源上打消陆遇的莫名其妙,管你胡乱往我身上扣什么帽子,总之都是假的,我都不在意,我在意的人只是洛启衡,真正想要成就情缘者也只是洛启衡。
这话一出,洛启衡顿时眉眼皆是笑意,齐灵仙帝更是哈哈大笑,连声道好,心道依依这脸打得可真是太好。
泽仙帝也跟着笑笑,张依依对陆遇的反击聪明而坚定,果然陆遇便是真心想要抢人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毕竟这样的姑娘又哪里是随随便便左右动摇得了的。
陆遇见状,倒也丝毫不曾恼羞成怒,甚至于神色都没怎么变,反倒是干脆把话给挑明道:“你还真就认定他了?不再考虑换个道侣人选?比如说我不是更好?我长得比他好,修为比他强,比起与他结契成婚,跟我结成道侣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在我心中,谁都没他好,谁都比不过他,他才是我最好也是唯一能够与我并肩而行者,无人可以替代。”
张依依说完这话,便主动牵起了洛启衡的手,转而朝着洛启衡说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
洛启衡愣在原地,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呆呆的,不过所有的目光与注意力却始终一直落在张依依身上。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依依会当着外人的面就这么亲口对他言及喜欢,令人触不及防的幸福从天而降,砸得他晕晕沉沉。
“洛启衡,我喜欢你!”
张依依觉得自己真的得对这个男人再好一些,至少先从口头实际行动开始:“洛启衡,我爱你。”
这世间不会再有人会比洛启衡待他更好,不会再有人带着她的魂魄万世轮回,不会再有人为了救她可以什么都不顾,将她看得比自己的命更加重要,不会有人愿意陪着她永生永世无论如何也不离不弃。
而这些所有的好,并不能因她还没有彻底恢复最初那一世的记忆被埋没,她虽不曾向其他人提及,也很少会总去回想,但并不代表自己当真不知道、不重视、不在意洛启衡为她做的一切。
世间永远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洛启衡爱她,早已无需额外的言辞表达,但她对洛启衡的爱,她想,洛启衡一定希望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从她嘴里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