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蜀漢之莊稼漢 txt-第0948章 臘日讀書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建兴十二年十二月,凉州迎来了不知是第三场还是第五场大雪。
街道、围墙、院子,极目所至,大地上的一切,似乎都被一床无垠而又松厚的白色鹅毛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不过这几场大雪对于今年的凉州来说,已经不会再造成什么太大的危害了。
雪刚一停,坊官们就冒了出来,挨家挨户地敲门,问清楚各家情况,然后扯着大嗓门吩咐各家扫好门前雪。
这些坊官,多是肢体不全。
轻则少了几根手指头,重则少了半只胳膊啥的,有不少人凶相外露,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其实他们都是从军中退下来的老卒。
见血见得太多了,所以退下来以后,气质一时还没跟上去。
不过凶也有凶的好处,至少平日里没人敢挑衅他们安排下去的工作,就连青皮都不敢在他们面前惹是生非。
因为只要他们一声哨响,就会有黑帽黑衣的巡逻队赶过来。
南乡经验嘛,已经非常成熟了,推广起来不要太简单。
过了冬至,数到第三个戌日,就是腊日。
所谓腊日,也就是冬日里祭拜的日子。
刺史府后院,冯家大妇关大将军,正指挥着两个小妾把牛头、羊头、猪头、鹿头等等各类祭品,小心地摆放在神案上。
这么多年来,冯君侯一直在外为国征战,没有机会回锦城祭拜。
所以只能请了祖宗神位随身带着。
每到一处安家,就建一个临时祠堂。
祠堂里不允许外人进来,下人都只能把东西送到门口,然后再让阿梅和李慕一样一样搬进来摆放。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0948章 臘日閲讀
唯一的例外,就是张小四。
她正抱着阿顺,站在祠堂角落里看热闹。
随着冯君侯的地位越来越高,府上人丁越发兴旺,每年的祭祀也越发地隆重起来。
祠堂里不但祭品丰富,而且周围还安放了数个大小不一的博山炉,袅袅地冒出青烟。
即使是在白天,九枝灯也已经点上了灯烛。
甚至平日里家里都舍不得点的蜡烛,也在神案上不要钱似地烧着。
摆放完毕后,冯关氏又在祠堂里绕了一圈。
看看博山炉里的香料有没有烧完,再动手把神案上的酒、碗、箸摆对方向,不允许有一丝差错。
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从张小四手里接过阿顺,挥了挥手,把张小四赶出祠堂。
张小四噘着嘴,不满地向外走去。
经过站在那里不动,板着个脸,摆出一家之主模样,实则是在当木偶人的冯大当家身边时。
她瞪了对方一眼,看到冯大当家没反应,张小四牙齿咬得格格响,狠狠地踢了对方一脚。
冯大当家咧了咧嘴,不敢叫疼。
前方的关大将军咳了一声,冯大当家连忙挪动脚步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祷文。
冯大当家的动了,剩下的几人连忙跟着动。
冯大当家的站在最前面,关大将军抱着阿顺,阿虫和双双各站一边,跟在后面。
阿梅和李慕则是站在关大将军的后面。
祷文按理说是当家的写,可惜冯大当家的是个文盲。
关大将军虽然有一颗文青的心,字写得不错,可惜文采不行。
所以这祷文,是由张小四和李小三一起完成。
毕竟张家文,关家武。
而李小三又是世家女。
所以两人合写一篇祷文,还是有模有样。
祭文的大部分内容,其实就是向列祖列宗汇报一年来的工作。
大至冯君侯为大汉帝国收复了哪些疆土啊,朝廷给了什么奖赏啊。
又写了几篇世人传诵的文章之类。
小至嫡长子阿虫认了多少个字啊,已经开始学自家大人的学问啦。
至于嫡长女双双学了多少武艺,经常暴力打哭阿虫什么的,就先不要提了,免得祖宗生气。
不过冯关氏已经让她努力地学女红了,就是暂时没学会,等学会了再向祖宗们汇报。
扒着门框往里面望的张小四,看到里头的人都是垂首肃手,没人往后瞧她。
她咬了咬下唇,悄悄地伸出脚尖,跨过祠堂门槛,往祠堂的地面探去。
前头的冯君侯已经念完了祷文,开始点燃烧掉。
然后领着全家匍匐祭拜,求祖宗们保佑冯家继续兴旺下去,最后再给祖宗们敬酒……
祭拜完了祖宗,还得祭拜五家神。
所谓五家神,指的是门、户、天窗、灶、行(门内土地)。
关姬转过身,正好与张小四无辜的双眼对上:
“还愣着做什么?过来抱孩子。”
“哦。”
张小四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再次从关姬怀里接过阿顺。
拜五神张小四就不用偷偷跟在后面拜了,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关大将军身边。
连阿梅和李小三都得站她的后面。
倒是双双,拉着冯刺史的手,指着鹿头一直在叫唤:“鹿,鹿,鹿……”
看到关大将军凤眼一挑,冯刺史连忙咳了一声,急忙间寻了一个话题,转移关大将军的注意力:
“细君,这个鹿头好生奇怪,是谁送过来的?”
祭祀的大节日,关姬自然也不好呵斥自己的大女儿,听到冯刺史这么问,她随口答了一句:
“哦,是秃发阗立昨天亲自送来的。妾看着那鹿的模样,确实与往日里不大一样。”
张小四凑过去,赞同道:
“确实不大一样,这鹿角,可不得让姊夫吃好久?”
卧槽!
你什么意思?
老夫已经到了需要用鹿茸补身子的时候了吗?
再说了,眼前这鹿角和补身子用的鹿茸,能是一回事?
汉代的华夏大地,遍地都是野生动物。
尤其以鹿为多。
南方那边,最多的就是麋鹿,也就是后世有名的“四不像”。
不说遍地都是吧,至少也能说人烟稀少的地方,随处可见。
想想看,最多不过三千万的人口,散布在整个华夏大地上,有多少地方是人烟稀少?
反正冯永在蜀地的时候没少见。
至于到了河西之后,则多见马鹿。
鹿茸就是马鹿和梅花鹿的茸角。
后世大西北那地方,仍有人时不时的偷猎,弄了野生马鹿的鹿茸去内地贩卖。
冯永自然认得。
河西还有一种鹿,体型极大,是冯永见过的鹿中最大的。
角是扁平铲状,中间就像是宽阔的仙人掌,周边长出尖杈。
与其他鹿种大不相同,不知道后世叫什么。
反正在这个时代,不分个头大小,基本都叫鹿,最多加个换个称呼,叫麋,或者统称麋鹿。
来到三国时代也有十余年了,鹿肉不知吃了多少,冯刺史对常见的几种鹿也算是熟悉。
所以他敢保证,眼前这个鹿头,确实不是自己以前见过的。
虽说它有几分像是麋鹿吧,可是麋鹿的角基本都是向后方长的,不像这个鹿头,一部分鹿角是向前方长的。
再说了,麋鹿多是分布在长江中下游,在黄河中下游也有一些,但在河西肯定是没有的。
“有甚好看的?不都是鹿,用来吃的嘛!”
关大将军对冯君侯的大惊小怪很是不以为意。
反正对她来说,鹿嘛,大小不一样有什么关系?
最后还不是要落进肚子里?
哪知被冯刺史护着的双双不甘寂寞,跳出来大声反驳道:
“鹿,拉雪撬!”
意思是不止能吃。
冯刺史扶额。
我的女儿啊,你这是自己作死,别说我这个做大人的不救你。
果见关大将军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气:
“就知道玩!字写好了吗?女红学会了吗?明年再这样,不许你进祠堂!”
这个女儿,让自己在冯家祖先面前丢尽了脸,真是气死人了!
“还有你,以后再不许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让孩子无心向学!”
冯刺史躺着也中枪,被关大将军瞪了一眼。
两个姓冯的,打不过一个外姓,噤若寒蝉,不敢吭气。
在旁边看热闹的张小四,待关大妇指挥着下人收拾祭品离开,这才幸灾乐祸地过来,怂恿道:
“双双,你看,外头好大雪呢,正是去玩雪撬的时候……”
“去去去!嫌不够乱……”
冯刺史连忙制止。
不过迟了!
没了关大将军的血脉压制,冯家小娘子抱紧了冯刺史的大腿,就如同冯刺史大腿上的挂件,仰着头:
“大人,我要玩雪撬!”
“别闹,今天不能出城,明天我再带你去。”
“不要,我今天就要去!”
“也行,不过你得去跟你的阿母说一声。”
“那……那还是明天去吧。”
小冰河时期的凉州,气候远比后世寒冷。
一到冬日,大雪封路,难以与汉中往来互通消息,更别说是运送物资。
所以冯刺史就琢磨着能不能学后世的鄂温克人,拿鹿当运输牲畜,在雪地里也能拉车到处跑。
毕竟西北野外生存的马鹿啥的,体型庞大,冬日里也出来觅食,一看就知道是耐寒的,似乎就是拉雪撬的好畜力。
甚至冯刺史还特意让周炉把这些野生鹿驯服,又尝试着把一部分公鹿阉了,好让它们变得更温驯。
谁料到,好用是好用,但只能是短途用,长一点的路程,这些鹿就不行了。
不是体力不行,而是视力不行。
因为这两种鹿的视力极差,尤其以那种不知名的大型鹿为甚。
路途稍微长一些,走着走着,就会不由自主地往路边上窜去。
有时快要撞到树上才知道转头,雪撬车遇到这种情况,多数情况下只能翻车。
这种情况下,人必须下车牵着鹿走,才能好好拉车。
但搞出雪撬车,难道是为了让人在雪地里走的?
再加上这两种鹿也不合群,不好管理。
最后鹿拉雪撬就沦落成为冬日里冯小娘子最喜欢玩的玩具之一。
至于雪撬犬二哈……
别说现在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也不用,府上有一只就已经够烦的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凉州地方邪,刚说到二哈,二哈就到了。
“兄长!”
赵广领着赵黄氏,早早就到了府上,准备蹭饭。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看到兄长正带着大侄女,连忙飞奔过来,如同摇头晃脑的二哈。
黄舞蝶甚至连招呼都没跟冯永打,直接就把双双一把抱走,死命往她的小脸蛋上亲。
“我的乖侄女,想死我了!”
双双手舞足蹈,哇哇乱叫,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嫌弃。
不过她跟她黄姑姑的感情很好,冯刺史也懒得去管她们两个胡闹。
待张星忆抱着阿顺离开后,冯永看到赵广还四处张望,当下就没好气道:
“找什么?”
“仲容呢?不是说他们已经从居延郡回来了?”
仲容,也就是石苞的字。
今年凉州刺史府派大军出塞练兵,石苞正是领军的将军之一。
十一月下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回到了居延郡的关塞内休息。
这也是冯永为什么一定要重建关塞的原因之一。
进可攻,退可守,出塞还可以以关塞为依托,保证后勤。
至于后世那些没出息的子孙,拿关塞来说老祖宗是圈地自嗨,证明自己的民族太过封闭,不思进取……
前汉的关塞还筑到了外蒙呢!
老祖宗没从棺材里跳出来骂你们没本事守住家业,那就是气度宽宏!
冯刺史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抱着双双的黄舞蝶消失的方向。
自从赵广和石苞前两年一起跑去河套那里野了大半年之后,两人的关系是越发地好了。
只是石苞这人吧,才能是有的,但就是太过好财好色。
好财倒还好说,毕竟赵广也算是兴汉会的二哥,见过的钱财不知几凡。
但这个好色就得说道说道了。
黄舞蝶可是和关大将军打得有来有回的人,万一哪一天她发现赵二郎被石倒霉拉下水了。
冯刺史很怀疑自己会同时失去两员大将。
没办法,石苞的倒霉运,让冯刺史实在是印象太过深刻。
虽然这两三年没见到他犯霉运,但万一呢?
万一霉运再转回他身上,谁能挡得住?
“你找他作甚?”
“问他此次去塞外的收获啊!”赵广理直气壮地说道,“上一次阿姊对小弟重建铁骑营一事,很是不满,可是让小弟吃尽了苦头。”
“小弟之前还吩咐他呢,出塞帮小弟看着点,要是有合适的战马,千万要给小弟留着。”
重骑兵的战马,实在是太难寻了。
想要在战场上能拿出三千合格的重骑兵,那么平日里的训练,则至少需要用到过万匹马。
要不怎么说这玩意就是烧钱呢?
“你手头的战马不是已经差不多够了吗?”
冯永有些疑惑地问道。
赵广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这正是小弟想要跟兄长说的,铁甲骑军那么好用,三千怎么够?”
“兄长,不若我们扩增至五千……”
冯刺史一听,顿时骂骂咧咧:
“我丢!五千?你个扑街!知不知道五千重骑兵需要多少钱粮?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我跟你讲啊,这一次关中大战,你这铁甲骑兵就别指望能出风头!早点死了这条心吧!”
一边说着,一边飞起就是一脚。
赵广别的没听进去,光是听到“关中大战”四字,两眼放光:
“兄长,我们要打关中了?”